刃刃刃

某人點的圖(大概

緋沙子生日快樂。

妳也有這麼攻的一天麼(?

【緋繪】休假

緋沙子生日快樂。


在床上的金髮人兒翻了身子,陽光的照射下,細長的睫毛微微抖動著,像晚霞般美麗的紫瞳緩慢的睜開,還未清醒,看著從窗簾中透出的光芒,意識到已經白天了。

“…白天…了嗎…”

小聲的說著,閉上眼睛又蹭進了枕頭之中,她很少這樣自然的清醒,更多的時候,是由她的秘書喊醒她的。

“…緋…緋沙子……”

喊著這個名字,年輕的總帥才完全清醒般地瞪大了雙眼,慌張的從床上做起來,想從床沿站起,回憶像是潮水般地湧出,清晰了許多。

總帥扶著額頭,紫髮秘書的話才清楚的在腦海中迴盪。

“說起來…緋沙子說我最近太累了,讓我休假來著。”

—明明她跟著我也很累的……

無奈的嘆了口氣,雖...

【緋繪】求婚

緋沙子生日快樂。


從遠月畢業之後,薙切繪理奈持續在遠月的總帥位子付出著,而她的秘書也沒有多想,依舊跟在自己的主人身旁,在她的身邊看著她,將自己的一切全部奉獻給她。

雖然薙切繪理奈在這個位子上已經坐了許久,但還是不可避免要以遠月總帥的身分出席,而已經成年的總帥,更加變成了其他人眼中的目標,一個可擁有的一塊資產,加上總帥年輕又美麗動人,任何人都不想錯過任何可以跟她搭上線的場合。

自然的,在場合中就算年輕的總帥什麼都沒有做,許多人自然地就會圍上她的周圍,總帥帶著輕笑,喝著接過的香檳,經過時間以及經驗,總帥早已經能熟練地面對這樣場合。

同樣穿著禮服的緋沙子在不遠處看著自己的主人,她能做...

在看最新劇情被抓包的緋沙子。


其實是在看某人的泳裝!(震聲

突然腦洞。

A緋和O愛



"早安,妳昨天晚上真棒阿。"
"...您一大早的再說什麼..."
"最近看的電影是這樣演的喔─不過比起第一次,技術不是好很多了嘛~" 

被單遮著身體,手撐著下巴,愛麗絲特別開心的笑看著正背對著她穿著衣服的人。

緋沙子扣著襯衫的扣子,耳有些紅,她並不知道愛麗絲現在的表情,只知道現在恥度還沒那麼高到能心平氣和聽著說這樣的話。

"...說什麼傻話阿..."

─下次還是讓人審核一下電影的內容吧...

"明明很開心的樣子,耳朵都紅了~"

"...

【緋繪】期末考試

 @积极删图 LEM桑生日快樂!!!

超喜歡您的圖的!


設定是最近的期末考試,大小姐沒被抓走,成功去山環節。

找緋沙子調情(並不)的一個平行時空。


天色還未全亮,早已經梳妝好的緋沙子看著手腕內側的錶,有些慌張小跑步的趕路,礙於昨天的升級考試,疲憊一天的緋沙子不免有些晚起,才造成現在要趕路的情況,山中很清涼,但緋沙子額上還是有汗水滑落。

喘氣著雙手撐在膝上,身體因為呼吸急促有些晃動,肺部的缺氧讓緋沙子難受,等待好不容易平復一點後,再次抬起手看手上的錶。

—…趕上了……

鬆了口氣,緊繃的肩膀也垂了下來,在呼出長長地一口氣後,緋沙子用著雙手拍著自己的臉,從臉上傳來...

【绯愛】ABO小段子【前篇】

*OOC注意

*俗套注意

*放飛自我注意

*A緋沙子和O愛麗絲(的相遇)

*刃桑就是想為所欲為


緋沙子在分化之前,一直以為自己到最後會是個B的,萬萬沒想到,分化結束後,自己會成為A這個事實。而自己的家族也為此感到高興。

或許很多人都期望自己可以成為A,但顯然緋沙子並不是屬於那類型的人,並不想站在高處,只希望踏踏實實的生活著。力量強大的A,也會有了它相應的責任。

況且,緋沙子也不想去成為強行標記別人,做出那樣霸道野獸的行為。

就算不願意,還是有聽過許多A對O的不重視,或者是聽說了各式各樣關於A怎麼對待O的事件。在許多A眼中是理所當然,但在緋沙子看來,那不過只是種惡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