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愛】關於總裁夫婦。

這是剛結婚的緋愛(。)

愛麗絲是某間大公司的總裁。



“說起來,薙切總裁您這麼年輕就可以爬到這樣的位子,真的很厲害呢?而且聽說很多項目都是總裁您親自去參與製作的呢。”

“哼哼~是這樣的麼?”

白髮總裁微笑著,將雙手抵在桌上臉微靠著手掌,在他眼前的女性穿桌並不是說很正式,胸口的扣子未扣上,讓襯衫微微敞開著,像是凸顯出自己的武器一般,她靠著桌子的邊緣坐著。

“是阿,不過很可惜的是您這位薙切總裁早早就結婚了呢。”

“啊啦,可是我的婚姻生活很幸福的喔?”

聽著像是毫無虛假的言語,女性微微皺起眉心,老實說她也看過總裁的夫人,與眼前這樣看似喜歡玩耍自由,有時卻冷靜卻又不失熱情的開發者不同。夫人給人的感覺無趣,十分的嚴謹,和那樣的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之下,白髮的總裁怎麼可能享受玩樂,一定是非常無聊的婚後生活吧。

“不如…總裁不想和我試試麼?我一定可以給您和夫人不同感受的夜晚喔?”

“真是的,我可是很專情的喔?”

鮮紅的眼睛看著女性玩弄著她右邊較長的頭髮,絲毫不在意女性對自己的行為,視線越過女性,看著自己的門口有道黑色的人影逐漸成形,閉上了眼睛,笑容更加開心了些。

“薙切總裁…啊,不好意思,打擾到您了麼。”

禮貌性地敲門後門被轉開,一位紫髮的女性胸前抱著一疊文件,琥珀色的眼睛看向了總裁和另一位女性之後,沒什麼情緒的眼睛好像更加冷了些,手再次搭上手把。

“那我先告退了,薙切總裁。”

“等下嗎~秘書子醬~才剛來而已不是麼?”

一聲輕嘆從門的方向傳過來,紫髮女性走進辦公室後將門帶上。靠在辦公桌旁的女性也像失去了興致一般,聳了聳肩後,暫時離開了薙切總裁的身邊。

“不要叫我秘書子,我有新戶緋沙子這樣的名字。”

“如果你叫我的名字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喔~”

一疊文件被用力的放上了辦公桌上,緋沙子拿起了最上層的資料夾打開,確認內容。

“薙切總裁,請您在今天處理完這些文件。”

前面四個字被刻意的加重了音量,只見白髮總裁有些無趣的拿起了最上面被裝訂好的文件,再次抬頭看像那雙琥珀色的眼睛。

“秘書子醬還是一樣死板呢~來幫幫我嗎~”

“我拒絕,請您好好加油吧。失禮了。”

撒嬌的語氣完全被緋沙子無視了,只見她說完後,俐落的離去完全沒有想繼續搭理總裁的意思,隨著門被關起,辦公室再次安靜下來。

“…那真的是您的夫人麼?”

“秘書子醬只是害羞了啦~”

女性看著白髮總裁的笑容,還是摸不透眼前的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右手按再了桌上再次靠近總裁,打算繼續接著自己打算的事。

“與其和那樣的人…和我一起會更開心哦…”

緩緩地接近白髮的總裁,接近到臉上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還有對方身上淡淡的香氣。

“要來幫我處理這些文件麼?”

剛剛被總裁拿著的文件被插入了兩個人之間的空隙中,女性識相的拉開了些距離,看到愛麗絲已經把身體靠上了椅背,有些隨意的翻起文件,還哼著不成調的小曲。

“…陪你玩了一會了,你也差不多該回到崗位上工作了喔?”

“真是搞不懂您了,薙切總裁。”

“哼~這樣啊。”

那是女性在離開前,對薙切總裁留下的一句話,但只被白髮的總裁淡然的帶了過去。

“不知道如果把這些全部解決的話,秘書子醬會不會高興呢~”

 

緋沙子重新帶起了抗藍光的白框眼鏡,從鏡片上反照著螢幕的光線,隨著手指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打著,時而看了眼桌上的文件,十分專注,本來想詢問她的人都摸了摸鼻子後離去。
在敲上了Enter之後,有些鬆了口氣的垂下肩膀,本來想藉機休息一會的緋沙子,察覺到空氣中有了另一種不同的味道後,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
就如她所預想的一般,背上傳來了一股重量,濃烈的香水味不斷的刺激著她的鼻子。一雙不屬於她的手滑上了她的臉龐。
“意外的膚質不錯嘛,薙切夫人。”
從耳上傳來的是有著嘲諷語味的聲音,毫無顧忌從臉上滑到脖子上,隨著線條摸上了鎖骨。
“您有什麼事情麼?山田職員。”
那是在不久前還待在薙切總裁辦公室的女性,緋沙子輕嘆後,拿起桌上早就冷去的咖啡小酌一口。
─有點苦。
“只是有些好奇…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拐到薙切總裁的啊?教教我嗎。”
嘴中的苦澀感還有些殘留,肩頭上被完全不熟悉的人靠著,這句話倒是讓緋沙子不自覺的回憶了自己過去和薙切總裁的相處。
“…是那個人自己黏上來的。如果您只是想問這個的話,不如回去好好將自己的工作解決掉。”
“真冷淡阿。難道就對剛剛的事情不生氣麼?我…可是打算對薙切總裁出手呢。”
咖啡還有半杯,雖然這個味道真的不是合再繼續品嘗下去,緋沙子再次將杯子提到嘴邊,喝下一口咖啡。
“您想對她出手就出手。何必特地來跟我說呢?”
“妳就這麼放心你家的那位總裁阿~?”
─…放心麼?
回想著那位白髮的總裁,那是跟在公司完全不同的模樣,有時懶散,有時眼角帶著淚水,有時喜歡撒嬌,總是喜歡抱著她靠在她身上。
有時在看不見的地方,會獨自一個人沉下心思考著眼前項目出錯的地方,開始找尋方法,雖然看起來總是游刃有餘的模樣,實際上也是需要一個人在身邊支持著她。
─秘書子醬~
“…真讓人不省心啊。”
“你剛剛說了什麼?”
“沒什麼。關於剛才的話題…那個人可是薙切愛麗絲。所以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緋沙子讓身體前傾,讓本來僅靠著的兩個人有了一絲空隙,起身的從自己的座位上起來。
“真相思相愛呢。”
“是麼。如果您的衣服穿好,香水別噴那麼濃郁的話,我想您是一個很有實力的職員。”
“…切。”
山田看著薙切夫人離去的背影,果然還是完全不理解這對薙切夫婦

 

“為什麼秘書子醬讓那個人貼那麼近!明明都有我了!”

“薙切總裁,您是不是誤會什麼了。請不要壓上來。”

明明只是想要來確認白髮總裁的工作進度的,現在呢,緋沙子已經無法再往後移動半步,腰已經抵上了辦公桌的邊緣了,但眼前的人還是在逼近中。

“我長得比她好看!身材比她好!頭腦比她棒!還能打理公司!秘書子你肯定會選擇我的對吧!”

“最後一點先不論,您的確比她優秀得多。但…請你看清楚場合,快起來。”

“我不要。”

賭氣的聲音,鮮紅色的眼睛已經微微瞇起,在那眼中充滿著平時所看不見的,佔有的慾望。

“…我現在就想要,得到秘書子醬!”

像是宣言一般,白髮總裁完全沒有理會緋沙子的意思,快速的貼上了緋沙子的臉龐,咬住從紫髮間露出的小巧耳垂。

“…嗯…您的工作…”

細微的聲音,薙切總裁熟練的含住緋沙子的耳朵,輕咬、舔舐,像是在惡意挑動著緋沙子的感官一般,而紫髮薙切夫人努力扯出最後一絲可以讓對方停下動作的話語。

“那種東西…早就做完了!我可是薙切愛麗絲喔!”

放開耳垂起身後,滿意的看著潮紅已經布滿整個臉的薙切夫人,側過頭之後嘴唇在緋沙子臉上輕點,手已經在領帶扯下。

“你已經沒有選擇權了,秘書子醬!”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