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中心?】pocky game 【2017】

又是pocky game。



"噫嘻嘻嘻嘻嘻嘻嘻。" 
單純幾隻的燭火照亮著昏暗的房間,穿著詭異黑色長袍的人影正在攪動著鍋內的黑色物體,隨著那人的嘻笑聲,加快了攪動的速度,拿起一根自製的細長餅乾將三分之二的長度都放入了鍋裡,拿起來看著暗色液體在餅乾上乾固。 
"緋沙子姐姐大人~" 
邊呼喊著某位朝思暮想人的名字,邊把自製的餅乾放入口中,勾起了一抹成功的微笑,很滿意的吞下了餅乾。 
"現在...只剩下..." 
轉過身子看像了暗色的書本,看似隨意的翻閱著,食指在文字上描繪著,確認著自己鎖讀到的文字,勾起了笑容。 
"只要這樣的話...緋沙子姐姐大人...再加上我特製的pocky..." 
對著書上所寫出的內容傻笑著,放空四得挑望遠方發出笑聲,已經在腦中描繪出與某位紫髮憧憬的人恩恩愛愛的畫面。 
"诶嘿嘿嘿嘿嘿嘿~緋沙子姐姐大人~" 
 
十一月十一日,新戶绯沙子從睡醒開始後,就覺得渾身不太對勁,不管是跟在繪里奈身邊也好,或者是處理愛麗絲留下的殘局,都有一種心有餘力而立不足的感覺,皺著眉頭檢視著自己的身體,卻不知道哪裡有問題。 
"緋沙子,今天不太舒服麼?" 
"...好像是有些...十分抱歉..." 
身體狀況的問題連金髮的主人都查覺到,看到紫瞳中擔心的神色,讓绯沙子自責了一些,譴責著自己對身體的管理不佳。但又坦率的語主人承認了自己不適得事實。 
"身為我的秘書,要好好顧好身體才行。我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妳的幫忙呢。" 
"...是的。" 
無力的垂下了肩膀,像個做錯事情的孩子一般,聽到了金髮主人的乾咳聲之後,本來低著頭的绯沙子,才重新把視線放到了繪里奈身上。 
"那...妳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我記得接下來我也沒什麼預定的事情不是麼?" 
"哈..." 
帶著疲憊的步伐離開了繪里奈,很久沒有在這奇怪的時間點一個人學校走著,到不如說如果整天都陪伴著薙切繪里奈,那才是新戶绯沙子的本分,才是她最想要做的事情,如今卻因為身體的狀況失職了,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現在的校園十分的吵雜,處處都能傳來學生的歡笑聲,但新戶绯沙子卻容不進這歡笑之中,連身後有人快速的朝她走來的步伐聲也沒有特別在意。 
"...緋、緋沙子姐姐大人!" 
"...什..." 
 
“秘書子~”
繪里奈辦公室的門被暴力打開,繪里奈因為門用力的蹦了一聲而嚇了一跳,皺著眉頭看向門口,拿著市面上販賣的紅色盒裝的愛麗絲開心的對著裡面喊著。
“…愛麗絲…”
金色的眉毛挑了挑,從剛剛愛麗絲進來的時候所喊的名字,和她手中的那個盒子,繪里奈有很大的預感是這位堂姐又要對自己的秘書做些什麼了。
“诶~繪里奈,秘書子醬呢?”
“身體不舒服,所以讓她先回去的。”
誇張的左右看著辦公室,面帶疑惑的愛麗絲有些感到不可思議看著繪里奈,繪里奈一點也不想理會自己的堂姊,到不如說開始慶幸起自己的秘書並不在場。
“什麼嘛…難得帶了點好東西想要跟秘書子玩的~”
明顯的失落感更讓繪里奈的心更堅定了一些,幸好緋沙子並不在現場,但又有些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對上了那有些搞視的鮮紅色眼睛。
“…妳帶了什麼好東西…”
“嘿嘿~繪里奈想知道麼?”
帶著玩味的笑容,愛麗絲也沒打算私藏著自己想要做什麼,把紅色的盒子放到了繪里奈的桌上,就像是曾經在游泳池的換衣間所看到愛麗絲拿出的東西一樣,繪里奈看著紅色包裝上面印著的圖,知道那是什麼,但卻不明白愛麗絲所想表達的。
“…先說,我可不會吃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喔。”
“阿拉,那假如說…這是要和秘書子一起吃的呢?”
─…這種東西?
狐疑的拿起了寫著pocky的紅色盒子,照這個包裝看來,是沾上巧克力的細長狀的餅乾,但還是懷疑緋沙子會吃這樣的食物。
“一般來說是不會吃,不過…今天可是’pocky日’喔?”
“pocky日又是…”
“哼哼~聽了可不要嚇一跳喔,這個呢就是…繪里奈可以跟秘書子玩兩人咬著餅乾的兩端,慢慢吃到中間遊戲的日子喔。”
“為什麼吃個餅乾要……”
繪里奈開始在腦中幻想起一直與自己很親密的秘書,從兩端慢慢咬著餅乾吞下,隨著餅乾縮短兩個人逐漸的接近…
“…?!?”
“看起來是察覺到了吧~到最後兩個人就可以啾下去喔~?”
“這、這種…這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繪里奈不玩的話~我就自己去找秘書子玩囉?”
看著紅色的盒子被愛麗絲拿走,某位興致高昂的白髮堂姐已經揮著手要離去,繪里奈看著愛麗絲,腦中想到愛麗絲與緋沙子兩個人的畫面後,雙手撐在桌上後快速起身。
“等等…我也去…!”
 
在理智上不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況且還是與眼前這位與自己爭奪過秘書職位的人,但反應過來已經含住了這充滿惡臭的在口中卻挺美味的巧克力棒,理治上是拒絕的,但本該疲憊的身體這時卻向活過來一般不受控制。
"噫嘻嘻嘻嘻嘻嘻嘻" 
黑色長髮的人影像是得逞般的含著巧克力棒笑著,還能看到右手因為成功了而握緊拳頭,能微微聽到對方喊著’緋沙子姐姐大人’,然後慢慢的啃著巧克力棒的那端。
“等…等等…”
面對過很多事情的秘書在這時候卻顯得無力,因為無法好好控制自己的身體,表示著所有狀況也無法照著自己的預料,自己也慢慢的將巧克力吞入。
對於貞塚奈央真要說的話,緋沙子的任務只有讓她遠離繪里奈大人,就像之前贏過得食戟條件一樣,她的料理在評審那獲得好評,但緋沙子確無法欣賞她的料理,因為繪里奈大人只適合漂亮精緻的料理,就算貞塚的料理在怎麼美味,那料理的惡臭是無法獻給繪里奈大人的。
“在一下子…我長年的夢想就可以實現了…”
“貞塚…奈央…”
巧克力棒逐漸的變短,眼看已經無法阻止這一切了,只能期望著貞塚奈央可以在中途把巧克力棒弄斷,在吵雜中隱約的聽到了呼喊聲,但現在的绯沙子心已經死了一半。
“...看我的!”
隨著一聲高亢的女聲,富有衝擊的衝擊力的攻擊從那極短的巧克力中間劃過,因為衝擊讓绯沙子和貞塚都退後了兩步,還尚未反應過來的绯沙子,肩膀被抓住後靠上了某個人的身體。
“...怎…怎麼回事…”
緋沙子只感受到了自己好像被人救了,雖然是以有些暴力的方式幫助她脫困,在她兩肩上的手抓得她有點發疼,在視線內是一樣一臉錯愕的奈央,還有股著臉生氣的愛麗絲,與…從身後傳來的八重櫻的香氣。
“姆─秘書子在搞些什麼!這種事應該是我先來的阿!秘書子的第一次pocky game!”
“可惡…為什麼要來打斷我…诶…繪繪繪繪繪繪里奈大人?!”
“…阿…”
整理著眼前發生的事情,剛剛拯救出她來的是眼前的愛麗絲小姐,緋沙子有種打從心裡感謝起了這位白髮小姐,不過她口中的pocky game讓绯沙子不太明白,決定忽視了。
而接下來貞塚說的話語,緋沙子更加確認了,現在在她身後的那個人就是她的主人,還有點生氣的樣子,從抓著她肩膀的力道感覺起來,但緋沙子不太明白繪里奈事在生氣什麼。
“…十分感謝…愛麗絲小姐…”
就算不明白,緋沙子決定還是感謝白髮小姐的熱心拯救,愛麗絲因為緋沙子感謝的話語一愣後露出笑容,緋沙子想要離開一些主人,和繪里奈拉開距離,但是肩上的手卻強硬的讓她無法動彈。
“那、那個…繪里奈大人?”
一番糾結後,想著可能繪里奈是有事情想跟她討論,才一起跟著愛麗絲出現在這裡的吧,抱著疑問的詢問繪里奈。
“請問…您有…”
“緋沙子…我想妳能好好解釋吧?”
“…是的?”
“說好要回去休息,現在卻在這裡跟…貞塚同學一起玩pocky game是怎麼回事?”
“…诶?”
還未把事情搞明白的秘書,就被繪里奈拖回辦公室了,當然想看戲的愛麗絲也決定跟上去,突然想起某件事情,回頭看了看還有些錯愕的貞塚奈央。
“貞塚醬~秘書子醬可是我們的玩具喔~下次的話…可不會這樣就算了喔?”
“噫!”
 

***

可是好像邪教正教都沒寫到……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先說是沒有後續的。
這篇的發想是從一張圖來的,兩個人吃pocky,然後後面有兩個人緊張的衝上來。問了一下姬友假如衝上來的是薙切s,那跟緋咬巧克力棒的是誰,一開始腦袋是想到小惠跟肉魅的。不過姬友說是奈央,就變成了這樣小短篇了。
有點不知道要不要放tag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