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繪】歸來

Fgo的paro。

“從者saber…新戶绯沙子,應召喚而前來。…你就是我這次的主人麼?”
身穿武士服的紫髮女性再召喚陣顯現出來,閉著的雙眼慢慢張開,周圍的藍光有些刺眼,白色的髮絲先印入了琥珀色的眼中,看到熟悉的顏色讓绯沙子有些眷戀,隨著視線的移動,緋沙子確認著主人的臉,鮮紅色的瞳孔使绯沙子為張的嘴無法閉上,一瞬間有些口乾舌燥,只能看著那張臉無法動作。
“啊啦~”
熟悉的聲音和笑容讓绯沙子抿了嘴,每個從者都有屬於自己的願望,為了實現願望而參加聖杯戰爭,獲得那個萬能的許願機,當然新戶绯沙子也不例外。
新戶绯沙子是以忠心聞名的一位武士,绯沙子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存留在歷史上,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她所服侍的人,她的王。對於自己的死亡緋沙子並沒有留戀,她的死能為她的王再多活一點時間都是如此的值得。
成為從者,並不是想要改變過去,還是世界和平的那種願望,對绯沙子來說,她只希望她能再多陪伴在她的王身邊,她的願望就是能回到那位大人的身邊。
但她的王像是再次的穿越時空般的來到這個世界,被強行的附上了拯救使命的任務,在特異點绯沙子曾經的被召喚出來,面對與自己的王如此相似的御主,當時绯沙子的內心十分的混亂,不願意承認御主是她的王,但是在對方遭遇危險的時候,卻不自覺得挺身而出。
在相處中绯沙子認可了這位御主的實力,更多的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她曾經王的影子,漸漸的將御主當成是她的王,拯救世界交給了這樣的孩子,讓绯沙子怎麼樣都不放心,成功的回收了聖杯之後,那位年輕的御主與她約定,一定會再召換出她的。
“愛麗絲小姐,好久不見。”
“依照約定我把你召喚出來了喔~”
年輕的白髮女子拍著自己的胸口自豪的說著。那紅色的令咒特別的顯眼,那是御主的標誌,看著那標誌緋沙子只能無奈的笑著,但意外的,白髮的御主身邊並沒有其他人…或者說其他的從者。
“請問…這裡就是您當時所謂的迦勒底麼?”
環顧著四周的白色牆面,與自己那個年代相差甚遠,就算有著聖杯給予的知識,绯沙子還是對眼前的景色發出了感嘆,但同時也警戒著四周,雖然沒有說出口,但還是覺得御主太不在意自己的安全了。
“是喔~阿,不過這裡很安全的啦~秘書子,我先帶你逛逛四周吧?”
“…好的。還有請不要叫我秘書子。”
沒想到自己警戒的狀態會被她看出來,對自己的實力的不足有些嘆息,有些無奈的垂下肩膀,但右手還是不願意離開自己腰間的雙刀,對於陌生的地方,要绯沙子完全的安心下來還是沒有那麼容易。
乖巧的跟在了御主的身後,前面的御主還是很熱心巴拉巴拉的為她介紹這個地方,還有私自的闖進了各個從者的房間,而且還沒有敲門或按門鈴的情況,也讓绯沙子見到了從者許多隱藏的一面。
“...愛麗絲小姐…我覺得…”
“這就是最後一間喔!我特地留到最後把她介紹給妳的呢!”
還來不及阻止白髮的御主,門就被打開來了,房間很乾淨沒有什麼問題,也沒有什麼吵雜的聲音,讓绯沙子猜測這間的從者大概不是什麼奇怪的人吧,在愛麗絲身後挪動步伐,調整到一個角度才能看到這間房間的主人在什麼地方。
那個人影趴在床上,揮動著雙腳好像是在看些什麼書籍,從那個樣子看來,這位從者的心情好像挺不錯的,更認真聽的話,還能聽見對方漸漸變大的聲音。
“才認識幾個月就牽手回家!太不知廉恥了!!”
“…?”
绯沙子十分熟悉的聲音,雖然那位大人從沒說出過現在這種話,但是那頭柔順的金髮也好,身型也好,都與記憶中的那位相符,绯沙子抬起右手,食指與姆指捏了下鼻梁之後,後退了幾步並轉過身子。
“是太累了麼?或者說召喚的後遺症吧…那位王怎麼可能成為從者呢…”
“繪里奈~又在看漫畫了嗎~你真喜歡那種柏拉圖式的愛情漫畫呢。”
“等…等等!妳怎麼又擅自的闖進了我的房間了!還有不是跟你說過要稱我為王的麼!”
“…連名字都一樣…一定是恰巧的吧…說不定西方也會有叫繪里奈的從者…什麼的…”
完全不知道後面的御主和從者是什麼樣的情況,绯沙子將手掌貼上了冰冷的牆面,緊鎖著眉頭苦惱著,她的頭現在很混亂,對於現在的狀況很混亂,绯沙子很少有這樣摸不清楚狀況的時候,所以特別的不知所措。
“秘書子妳在幹嘛呢?以後這裡就是妳的房間啦。”
“…秘書子?”
相較於御主的歡快的呼喊聲,绯沙子捏了捏脖子前的圍巾,本能似的逃避或者說是不願意面對,沉重的步伐帶著她轉過身子,低著頭的她看不見房間主人的樣子,有些縮著肩膀。
“…緋沙子…?”
對面呼喊聲驚的绯沙子震了一下肩膀,皺了皺鼻子,還是不願的抬起頭。或許再聽見聲音的那刻,自己的本能就很明白這間房間的從者是誰了,一切都太快了,绯沙子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像是如何解釋生前所做的事情之類的。
“呼呼~我想你們還有很多話想要聊吧~那我先離開啦~”
“等…”
想要伸手抓住御主的手,速度方面對方卻更勝了一籌,绯沙子不自覺得回想起在特異點的時候,這位白髮的御主的逃跑速度是一流的,沒想到在這安全的地方運用自如,再佩服的同時,對於御主的離開還是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御主的樂觀性格還能幫助她一點的,但現在…
“恩─?已經過去十分鐘了,妳從進來到現在都還沒正眼看過我一次呢,绯沙子。”
拉長的音調,在名字的地方特別加了重音,那是對方容忍的表現,像是準備赴死的武士一樣,緋沙子在深吸一口氣之後,將琥珀色的眼睛對上了對方的紫水晶般的瞳孔。
“…繪里奈大人…”
金髮的從者翹著腳雙手抱胸的坐在床沿邊,那是緋沙子熟悉的人,卻感覺到一切都不現實一般,口乾舌燥的張口幾次後,確認般的喊出了對方的名字,只見了金色的眉毛往上挑,嘴角明顯的下撇。
“怎麼,妳現在連自己的主人都不認得了麼?”
“不…那怎麼可能…!”
提高了音量對著自己的王說著,就連現在的互動都讓绯沙子感到熟悉,快速的在繪裡奈面前雙膝跪下,以額碰地,對繪里奈表現出最高的尊重,卻沒想到從頭上是傳來嘆息聲。
“果然…是緋沙子呢…”
“…诶?”
懷念的語氣清清楚楚的傳進了緋沙子的耳中,反倒是緋沙子有些錯愕的抬起頭看著繪里奈,那美麗的臉上還是寫滿著不滿的情緒,紫髮從者慌張的挺直了背,等著王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從之前就說過我不喜歡妳跪下了。”
“不,這出於身分…還有禮儀的關係,我必須這麼做。”
“明明私下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是不需要的!”
“那怎麼行,繪里奈大人可是我們王呢。”
金髮的從者又嘆了口氣,像是受不了紫髮從者的固執一般,一句句話像是抱怨,但是眼前的人卻聽不出來話語的意思。
“...現在我們是從者了…我想…”
“不管您是何種身分,您是我永遠的王。…就算,您是一般人也是一樣。”
“…王呢…”
繪里奈喃喃念著緋沙子口口聲聲說的這個字,當然,繪里奈對自己身為王這件事是自豪的,因為王的身分她能留在歷史上,能被人們傳頌著,最後成為了從者。然而,她特別不喜歡眼前這位從者喊自己為王。
“…緋沙子。”
“是的?”
“妳還記得我生前對妳說出的最後一句話麼?”
“呃…”
緋沙子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很為難,視線很快的移開了繪里奈的臉,雙手緊握住了腿上的衣料,那是緋沙子不想面對的時候會露出的模樣,繪里奈很清楚,畢竟她們相處的時間並不算短暫。
“…看起來是還記得呢。”
“不,那是…!”
王在歷史上有巔峰的時候,當然也存在於王的末路,那晚敵人已經攻進了城池之中,所有繪理奈的臣子一致的贊同讓他們的王逃走,而在那之中,最有實力的武士便是新戶绯沙子了。
新戶绯沙子跟很多武士的結局是一樣的,為了拖延時間,為了讓自己的王能活久一些,獨自一人去與那些敵人奮戰,用盡自己所學的一切,握緊手中奮戰多個戰場的武士刀,在人群中揮砍著。
當時,繪里奈是反對逃跑的,讓她離開的原因是與新戶绯沙子的約定。
“妳答應我要回到我身邊,我就會離開。”
“我以新戶绯沙子這個名字答應您,我一定會回到您的身邊。”
但這個約定緋沙子並沒有實現,最後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頭顱被敵方當作勝利的象徵高舉著,但卻是進了自己的職責,成功的拖延了時間,讓自己的王逃走了。
“最後…沒有回來呢…”
“…十分抱歉…”
“…這麼說也不對。”
繪里奈的右手貼上了緋沙子的臉龐,金髮從者確認般的上下磨蹭,溫度確確實實的傳了過來,就算是聖杯給予的虛偽的肉體,還是能感受到對方的存在,眼前的绯沙子與記憶中的绯沙子如此相似,到不如說一點變都沒有。
“妳現在已經回到我面前了。就算現在不是當時所想的情況…”
“…繪里奈大人…”
就算绯沙子再怎麼遲鈍,還是能聽出她的王話中的意思,將雙手覆上了對方的手背上,就如她一次次的被召喚到聖杯戰爭之中,為了得到聖杯,一次次的想像著與她的王重新相聚。
“…我回來了,繪里奈大人。”
開口對著王說著,就像她每次為繪里奈帶回戰爭的勝利時一樣,在無人的時候,她會對她的王這麼說到。
不過對兩個人來說,這次戰爭著時間太長了一些。

“等等!秘書子!明明我才是御主!為什麼妳對繪理奈那麼恭敬!對我卻越來越沒禮貌了。”
“不…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我的王一直是繪里奈大人的。阿…繪里奈大人,嘴角沾到奶油了。”
緋沙子眼中帶的溫柔,拿著手帕溫柔的擦去了對方嘴角的奶油,現在的狀況,跟剛帶進房間的時候完全不同,而且還在她的面前玩起了餵食play,也有許多從者跟她抱怨,那兩個人太閃了,引起廣大的單身從者不滿之類的。
“妳明明之前說過我很像妳的王的!”
“是呢…您們靈魂真的很相似…還有霸道的地方。”
“哈…?绯沙子,妳居然說過我跟御主很像麼?!”
“請放心繪里奈大人,現在我的王只會是您的。雖然在契約下,我會聽從愛麗絲小姐的話語…但,我的心中您是唯一的。”
紫髮的從者臉上面帶柔和,一本正經的對著金髮的從者說著,別說金髮從者臉紅,愛麗絲聽的全身都起了疙瘩,鮮紅色的眼睛失去色彩,成現出了完美的死魚眼,連美味的紅茶都喝不下去,只想起身回房間。
“阿…要不直接對那兩個人施令咒好了,反正每晚12點過後都會恢復的…”

===========================================

前面是不是有點緋愛,那絕對是覺得緋愛很萌產生的錯覺(不)

其實一開始設定不是這樣寫的,是打算寫御主大小姐,但這樣我怕緋又要陷入了另一種混亂了,我到底是喜歡過去的王還是現在的御主,又或者我只是把過去王的影子放到了現在的御主身上。
覺得好像太煩了,預計是想寫甜的來著。

還有稍微想了大小姐的末路,我設定是後來自殺了,一路上臣子幫助她而死去,加上身為王的她不願意苟且偷生,緋沙子也沒有回來,最後就……

一切都補腦,沒參考什麼歷史人物的(喂)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