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绯繪、微绯愛】變強

延續之前的FGO paro。

前篇:連結






“…繪里奈大人…!!”

琥珀色的瞳孔緊縮起,金髮的身影被前方敵人砍過,發出了難受的聲音後,隨後金色的光點佈滿了眼前從者的身體,绯沙子喊著前面人的名字,看著對方從腳開始消散,最後消失在她面前。

“秘書子!現在沒時間難過,敵人要來了!”

緊咬著下唇,身後的御主對她喊的事情她都明白,雙手握緊了手中的武士刀之後,雙腳用力一蹬的到拿著長槍的敵人面前,運用著生前的技巧,刀子確確實時的在對方身上畫出了傷痕後,跳離敵人面前,散著不詳的紫色氣息的敵人快速消失。

往前盯著敵人的身影,只剩下最後一個拿著長槍的boss了,剛剛與多並肩作戰的從者已經給了他不少的傷害了,绯沙子朝著身後的御主點頭,愛麗絲很快就明白了緋沙子的用意。

“用不著在意魔力的消耗,解放寶具吧,绯沙子!”

“是的…!”

 

绯沙子往一旁揮了自己的愛刀後,收進了自己的刀鞘之中,這次的戰爭中只有她留到了最後,沒有任何的屍體留下來,顯得特別的空虛,無力的垂下了肩膀,被突然被白髮的御主拍了拍,對方還是跟往常一樣。

“真是的秘書子,不管幾次了妳還是沒辦法習慣麼?”

“…是的,雖然知道戰敗的從者會被送回迦勒底…我也體驗過,但…不管如何同伴的死還是讓我無法…”

“打起精神啦,我們先回去一趟吧。”

“…是的。”

失落的模樣像是垂著耳朵的小狗一樣,最近的敵人幾乎都是Lancer的階職,根據屬性的克制愛麗絲才帶上最近召喚出的緋沙子,跟上次特異點從旁幫助不同,只要是愛麗絲的從者都會被绯沙子當作同伴,就算是觀念不同也是一樣。

所以愛麗絲也沒有想到現在的狀況會讓绯沙子如此的頹靡,可能在隊伍裡帶上了繪理奈也是一部分的關係,一次次看著最重要的主人消逝,對還沒習慣的绯沙子還說也是精神上的壓力吧。

“放心啦,笨蛋秘書子~說不定回去之後繪理奈正看著床上的漫畫呢~”

“……”

見到紫髮從者還是沒有打起精神,讓御主對於這個固執的從者感到有點生氣,本來走在身旁的她,加快的步伐到紫髮從者的面前停下來,深呼吸之後,提高音量的對著前面的從者大喊。

“只要變強了不就行了麼!”

“…诶?”

看到紫髮從者抬起了腦袋,插著腰的愛麗絲才鬆了一口氣,也對對方單調的回答感到沒趣,從來沒有見到這麼笨蛋的從者,除了Berserker階職的從者以外。

“變強阿變強,突破自己懂嗎?”

“…哈…我還能再變強麼…”

“連衣服都還沒換的人再說些什麼阿!”

“…您到底再說些什麼阿…”

一瞬間懷疑起眼前的御主到底再說什麼,但基本上緋沙子還是相信白髮御主的,雖然有時候這為行動力高強的御主會在從者們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跑去跟敵方的從者聊天,或者自己跳進了明顯的陷阱中,只是因為好奇會發生什麼事情,就算是這樣…

─不…突然十分的擔心御主的說法了!

“所以說…秘書子!”

“…是、是的?”

“今天晚上來我的房間,知道麼!”

“…哈?”

 

扯了下自己的圍巾,緋沙子看著白色的門顯的有點不安,紫髮的從者站在門外遲遲不進去,她實在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才能進到御主房間就可以變的強大,依照緋沙子的觀念,一步一步鍥而不捨的努力鍛鍊自己,才是變強的途徑。

─…或許…是高難度的訓練…吧…

害怕的吞了口唾液,自己應該不自於抵不過高難度的訓練而喪生吧,雖然在她那個年代,好像也有人會走火入魔或者再訓練中一個不小心就…,皺緊了眉頭,在腦中思考起自己是不是還有沒有做的事情。

一回到迦勒底之後,跟御主確認去找她的時間之後,很快的就回到了自己和那位王的房間,當然看到金髮的從者绯沙子很快的就鬆了口氣,但還是有些不能安心。

“繪理奈大人。我回來了。”

“阿阿,妳回來了阿,緋沙子。我就相信妳的實力一定可以…等、等等…!”

“…恕緋沙子僭越。”

紫髮從者像是沒有聽到王的驚呼聲,雙手在繪理奈的身上輕拍摸著,挖掘著自己的記憶,尋找著金髮從者被打傷的地方,腦袋又浮現出了繪理奈消失的樣子,更仔細的看著王的身體。

“…呼…看起來是沒有受傷…繪里奈大人有覺得哪裡不舒服麼?受傷的地方還會疼麼?…還是我跟御主提議下次就別讓繪里奈大人參戰了?”

憂心忡忡的看著繪理奈,自從緋沙子知道了繪理奈也會被帶上戰場之後,她的擔心就沒有停過,雖然過去的戰爭,偶爾繪理奈會親自的參戰,但那是再有大批武士的保護下參加的。

“…不、不用每次都那麼擔心啦…現在這樣的肉體,用聖杯的力量很快就可以修復的。”

“但是…!繪里奈大人有什麼萬一的話…!”

像極了怕被拋棄的孩子一樣,讓人完全沒辦法連想到是在歷史上留名獨自抵擋敵人的武士,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一般。

“…緋沙子…”

金髮的王輕聲呼喊著紫髮的從者,她的武士確實過於擔心她了,從以前開始就是如此,因為擔心她而各種限制她的行動,她也明白,基本上對於緋沙子的諫言也會選擇聽從。雖然有些抱怨,但也只是想看到緋沙子表情的變化而已。

王不是不憧憬著自由,身為王的時候,所有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眼中看得一清二楚的,只要一點失誤被人抓到把柄,就無法繼續為王,繼續為自己的國家做出正確的抉擇。

─況且…那時候還有緋沙子陪著自己…

沒想到成為從者之後,還能與緋沙子相遇,現在也比那時自由多了,成為從者雖然不算說得到了第二個生命,反而是要在不同的聖杯戰爭中廝殺,她們兩個能相遇也是多虧了愛麗絲這個御主吧。

“抬起頭來,緋沙子。”

聽從著王的命令,紫髮的從者本能般的抬起頭,用著琥珀色的眼睛看著她,王抿了唇,她也不知道如果自己在失去緋沙子的話,會變成怎麼樣子,但肯定是很悲傷的。

“…曾經我們都死去了一次了,所以像現在…這樣不安定模樣的生命再次失去的話…我想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

“現在我們能相遇,我覺得就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了。”

“…繪里奈大人…”

對於王由衷說出的話,緋沙子像是有些受寵若驚的喊著,緋沙子知道繪里奈的意思,但王對緋沙子來說就是無法取代的存在,這位與她相處過的薙切繪理奈這個存在,都是緋沙子不願失去的。

“在這個有限的時間裡…我希望你能好好珍惜這段時光。你是我的臣子,也是…我…重要的人。”

“……”

失去言語般的紫髮從者,在喉間一陣梗塞之後,情不自禁的像前抱住了自己的王,那是在過去從沒有做過的事情,想要擁住眼前的人,顧不著自己與對方的身份,用行動的表示了自己那無法壓抑的情感。

“…所、所以…快給我打起精神啦…!還、還有…剛剛的回答呢…”

“我明白了,繪里奈大人…”

更加的環住了自己的王,她的王並沒有反抗她,只是單純的站在原地任由著她的動作,緋沙子並沒有注意到王臉上的紅潤以及無奈的笑容。

─…我要變得更強大才行…讓這段奇蹟…可以延續的更久…

 

緋沙子進到愛麗絲的房間後,被強行的吃掉了許多金色的不明物體,吃飽之後被拉進魔法陣中間,看著白髮的御主擺了幾個棋子,在儀式過後,衣服比之前的布料少了一些,金色的東西又吃的下去了。

就這樣重複了四次,全新的服裝和新的能力都讓绯沙子大開眼界,而那堆金色的東西也所剩無幾了,雖然沒有實際的感覺,但聽愛麗絲的說法,這樣應該是變強大了一些。

“還是有點…不安阿…”

“我都把那麼多材料給你吃了!還有什麼不滿阿!”

看著自己的樣子,在看看桌上剩下的殘留物,最後再把視線放到了愛麗絲身上,白髮御主已經股著臉,鮮紅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緋沙子輕咳了兩聲後,微微的撇開視線。

“雖然…還沒有什麼實感…但是,謝謝您,御主。”

“幫助想提升實力的從者…不就是御主該做的事情麼。”

看到愛麗絲先是驚訝之後,有些不太坦率的說著,有些發紅的耳朵像是再說著御主的不好意思,緋沙子勾起了笑容,雖然眼前的御主還是不太可靠。

“我的御主是您真是太好了,愛麗絲小姐。”

“這不是當然的嗎。”

白髮御主自豪的回答著緋沙子,隨後開始觀察起緋沙子新的服裝,雖然很失禮,但是緋沙子還是選擇了沉默的任由愛麗絲的視線在自己的身上掃過。

“說起來,秘書子是saber的話還少了點東西呢。”

“…是的?”

绯沙子站在原地,看到愛麗絲開始在房間內東翻西找的,因為這樣的行為讓房間漸漸的變得凌亂,不過並沒有持續很久,愛麗絲找到大喊了一聲後,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快速的到了绯沙子面前,再绯沙子頭頂放上了疑似髮箍的東西。

“身為saber一定要有呆毛才行喔!幸好我還留著這個呆毛造型的髮箍。”

“……”

自信的模樣讓绯沙子懷疑起前幾秒的自己所說的話,不用照鏡子就能想像出自己愚蠢的模樣,無奈的嘆了口氣,伸手拿下了自己頭上的東西。

“請不要拿我開玩笑!愛麗絲小姐!”

“诶─有什麼不好嗎~我覺得很適合阿!”

“一點也不!”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