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绯愛】作家與編輯 3






時鐘隨著時間的流逝發出了滴答聲,紫髮的人坐在電腦前面向是一點都沒有感受到時間的流逝一般,只顧著敲著在桌上的鍵盤,眼睛緊緊的盯著螢幕,認真的模樣散發出讓人不敢靠近的氣息。  

─接下來的劇情...主角這樣...  

隨著腦袋不斷浮出的畫面敲打著鍵盤,勾著微微的笑容,腦袋已經描繪出角色的動作場景和所發生的一切所想出了描寫的詞句,思考得很快,但無奈著手的動作追不上想法,一心一意的想將所有所想的描寫出來。  

叮咚。  

將心都放在創作上的绯沙子實在無心去面對現在再門外的人,雖然一瞬間有想到白髮的編輯,但如果是她忘記帶鎖匙的話,門內又沒有人回應的話,應該會打電話來吧,琥珀色再次將目光放回由白底黑色文字組成的畫面,繼續她腦內的故事情節。  

叮咚。  

再次響了第二聲,門鈴的聲音讓绯沙子的手指停頓了一會,這下認真又有禮貌的新戶老師像是無法違背自己的良心一般,嘆了口氣,告訴自己就當是個轉換情緒的放鬆,敲著肩膀往門前走去,再這期間門鈴又響了一次。  

"不好意思,這就過來。"  

對著門外大聲說著,俐落的解開門上的鎖,把門打開後是見到黑色,偏著頭看清楚了來訪的是誰,黑色俐落的短髮被整裡的清爽,穿著西裝,帶著看起來幹練的黑框眼鏡,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正站在自己的家門前。  

"...請問您是..."  

"不好意思這樣前來打擾,你就是新戶绯沙子吧。"  

"...是的?"  

在客廳中的氣氛有些尷尬,紫髮的作家先位男性準備好茶點,黑髮的男性再這期間有時候看著她,有時候環繞著個家裡,毫不掩飾的視線,讓绯沙子感到有些不太習慣,當準備好之後,才坐到了男性的對面。  

"阿...還這樣特地麻煩你還真是抱歉。"  

"不會的。那請問您是..."  

"忘記自我介紹了,這是我的名片。"  

男人從西裝的口袋中拿出一個漂亮的銀色盒子,俐落的拿出了白色的小紙片,遞給了紫髮的作家,绯沙子用著兩手的食指與姆指捏住了紙片的兩個角落,對著對方點頭後,才看了名片的內容。  

薙切宗衛。  

名片大大的印著這四個字,一瞬間緋沙子都要懷疑薙切這個姓氏難到很常見到的麼?薙切出版社的總經理。薙切出版社好像是以出版文學作品出名的,通常他們負責的文學作品都會大賣的。而緋沙子的出版社則是以輕小說聞名的。  

"...那...那個,薙切先生...您來找我有什麼事情麼?出版社的話..."  

"我來不是為了這個事情,是呢,真要說的話算是私事吧。"  

"私事?"  

一瞬間的兩個字讓绯沙子感到了疑惑,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了這位男性,也不記得自己有對薙切出版社做出什麼事情,雖然說他的姓氏會連想到某個白髮的編輯,但緋沙子已經在腦中將他們撇清了關係。再怎麼說他們也只是作家和編輯。  

“不瞞妳說,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人是我的太太與女兒。”  

“…哈…”  

“到現在我都無法研究出她們的可愛和魅力到底從何來的。然而…最近關於女兒方面我有點不放心。”  

看著宗衛說著妻子與女兒的模樣,可以想像出他是個意外愛家的父親,想必妻子與女兒一定也會過的很幸福吧,雖然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這位總經理為什麼會找上門,緋沙子決定還是順著對方的話去理解。  

“請問您女兒怎麼了麼?”  

“一天回家她就告知我跟妻子說,她想搬出去住,說完後就去整理行李了。雖然這樣有行動力是她的優點,她的可愛之處就是了。”  

“…真是有活力的女兒呢。”  

“為人父的自然會擔心許多,所以我決定去親自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同居人。”  

“我可以明白的。”  

緋沙子點頭表示同意,雖然她沒有孩子,也沒有弟弟妹妹,大致上還是可以理解眼前這位為女而擔心的父親,家人的話,怎麼可能不擔心呢。但紫髮的老師並沒有發現宗衛的一直再觀察著她的。  

"那...關於那位同居人,您打算怎麼評估呢?"  

"...這個麼...我其實只是想來看看樣子而已,不過上大致是不用擔心的。"  

"...是的?"  

"你已經合格了,新戶绯沙子。"  

邊說男子邊推了一下有些下滑的眼鏡,但绯沙子並沒有搞清楚狀況,反倒是男人又看起了客廳的四周,肯定的點頭,將視線對上了充滿疑惑的琥珀色瞳孔之後,才有些恍然大悟的想起些什麼。  

"說起來,好像沒有正式的跟你說過,我是愛麗絲的父親。"  

"...哈..."  

在發出有些呆然的音掉後,眼前男人所說的話才慢慢開始與腦袋連結起來,像是為了女兒來看看女兒的同居人,而所有線索統合起來,薙切宗衛想見的同居人就是她,卻還是有點無法反應過來,所謂的合格了是怎麼回事。  

“請問…您說的合格是指什麼…假如是說同居人這件事情的話,我還什麼都沒做的。”  

“當然,所謂的合格我只是覺得妳做為愛麗絲的同居人應該挺不錯的,待人禮貌,房子也整理的乾淨又舒適,恩,是個能放鬆的家。”  

“謝謝誇獎…”  

知道是白髮編輯的父親之後,緋沙子反而有些的不太自在,本來略為放鬆的身子,在經過調整後變得挺直,依照之前的對話,薙切宗衛非常的寵溺愛麗絲,所以她也要注意別說出對愛麗絲失禮的話。  

“不過還有許多問題想問妳。”  

“好的…在我能力範圍內的我都會盡量回答。”  

“新戶老師是怎麼看待愛麗絲的?”  

“…欸?”  

一瞬間懷疑自己聽見了什麼,但看到對方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新戶調整了一下姿勢後,開始考慮起漸漸與她相處變多的白髮編輯,對於宗衛的提問,是緋沙子從未思考過的,雖然經常對她說教,卻從未出現討厭她的想法。  

“是呢…薙切小-不…在我看來,愛麗絲小姐她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編輯,我的作品因為她的幫助,學習到了許多…而她的性格樂觀、開朗,在很多時候給了我動力,雖然是一個很鬧騰的人,在面對事情上卻不馬虎,待工作也十分的認真,她未來一定會成為好編輯的。”  

緋沙子思考了一會,對著宗衛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在述說的時候,緋沙子回想著那位白髮的編輯,不自覺不勾起笑容,對於愛麗絲在這份工作的未來,不知為何的對她抱有信心。  

“這樣啊,所以妳不討厭愛麗絲嗎?”  

“欸?是的,能和她一起,我覺得很幸運的。”  

宗衛右手放到了自己的下巴,開始思考著緋沙子的話語,最後點頭站起了身,緋沙子雖然不知道他明白了些什麼,但看到客人好像打算要離開,她也匆忙的站起身子。  

“好像在這裡打擾妳有點久了。”  

“不,沒事的。正如您說說的,擔心女兒的話,這我能理解的。”  

“那我先走一步了。”  

“那個…”  

看到宗衛要轉身離去的背影,緋沙子不自覺的喊住了對方,對於自己描述愛麗絲的話語,緋沙子想來想去應該是沒有失禮的地方,但還是有些在意宗衛思考過後的結果。  

“愛麗絲小姐她…還能繼續待在這裡麼?”  

“我想是沒什麼不可以的。那孩子不介意的話,我也同意的。後會有期,新戶老師。”  

宗衛說完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之後,很快的就離去了,緋沙子看著被關上的大門,明顯鬆了口氣,突然的見家長讓绯沙子簡直不知所措,雖然很想跟愛麗絲問她的父親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想想畢竟是那位編輯的父親,最後只能嘆氣,回到電腦前面繼續撰寫文章。  

  

***  

  

“恩~三河老師的文筆越來越好了,故事也變的很流暢,和以前的故事比起來進步了許多哦。”  

將閱讀完的稿子放在了桌上,眼前瀏海遮住眼睛的害羞作家聽著薙切的話有些扭捏,含羞靦腆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過有些地方可能會用另一種方式修改會好一些,像是……”  

伸出右手把一些垂下的頭髮勾到耳後,俐落的拿起紅筆,習慣性的動著手指讓筆繞了一圈後,重新握住,看著剛剛所做記號的地方,重新詢問著三河老師,聽過老師想表達的內容之後,在文字旁寫起自己所想可以如何修改,時不時的與老師交流。  

三河老師看著白髮編輯哼著小曲的修改著,好像挺樂在其中的模樣,自己換編輯之後,在某種程度上好像有了些提升,倒不如說是有種腳踏實地一步步來的感覺,雖說是自己憧憬的老師推薦的編輯,其實一開始並不太會與薙切老師相處。  

有時候過於漂亮的人會讓人產生到距離感,加上對方的性格,和喜歡安靜的三河有些合不來,當然比起上一個編輯真的好了許多,但相處久了,可能是自己的個性因素,反而會覺得有個正能量的人在身旁,有時候會輕鬆許多。  

“三河老師~三河老師~~”  

“欸?”  

被對方有活力的聲音拉回了現實,三河隔著瀏海看向了白髮的編輯,看起來對方沒有對她的恍神太過生氣,倒是有種妳終於回神過來的無奈感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紅筆放了下來,三河看著有些不解。  

“明明有個這麼好看的編輯在妳前面,怎麼能恍神呢。”  

一如往常自信的話語讓三河只能尷尬的笑了笑,從對方的手中接回了自己的稿子,確認修改的地方,仔細一頁頁的翻閱著,違和感還是沒有消失,眨著眼睛盯著薙切瞧之後,再重新的低頭看自己的稿子。  

“…請問…沒有其他要修改的地方了嗎…好像比以往的少了許多……”  

不安的詢問著薙切,正如新戶老師所說的,合作的時間明白了這位編輯的實力,所以對於修改的地方,薙切還是會以溝通的方式為主的與老師討論,三河則是乖巧的聽著薙切的意見,一開始修改的地方特別的多,稿子上隨意翻就能翻到紅筆的痕跡。  

“真是的!三河老師難道覺得我偷懶了麼!工作我還是很認真的哦!”  

沒意料到薙切老師會因為這句話而雙手拍在桌上,撐起身子的看著她,三河縮了縮肩膀,對這樣的編輯嚇了一跳,雖然有回想到這位編輯在她家玩起她的ps4的畫面,有時候還會抱怨一些工作的事情,但確實沒有不認真工作的時候吧。  

-不過在她家的時候應該是工作時間吧……  

“不,那個…只是有點……”  

“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三河老師已經進步很多了阿。”  

白髮的編輯笑嘻嘻的看著三河老師,看著那笑容,三河覺得有些刺眼的把稿子放到嘴巴前,臉上有些的燥熱,從內心湧上一股欣喜的感覺,自己的實力被認可了一般。看著薙切編輯,總覺得有一件事情一直很想問。  

"說起來,薙切編輯很喜歡新戶老師麼?"  

脫口而出了,就算隔著瀏海,還是能感受到對方的視線直直的看著她,三河被看的有些發抖,薙切勾了勾笑容,頭靠上了撐在桌面的手背,有些玩味的看著眼前的老師,三河更加縮起了肩膀。  

"很在意麼~?說起來三河老師是新戶老師的大粉絲來著?難道──"  

刻意的拉了拉長音,三河老師聽著到是有些慌張,她喜歡新戶老師的文章,對於上次突然的來訪也是有些受寵若驚,更多的大概是憧憬而不是喜歡,三河是這樣認為的,趕緊對著薙切編輯揮著手。  

"不,不...雖然是粉絲但並沒有抱著那樣的心情的,最多只是憧憬而已。"  

"啊啦,是這樣阿~"  

收回了視線,話題像是被刻意的打斷一樣,三河有些尷尬的搓著手指,就像是做錯事情的孩子一般,對於自己所提出沒有經過大腦的話語感到了愧疚,雖然薙切編輯什麼都沒有說。 

─...是不是問了不該問的事情。 

還在反省自己的行為時,三河注意到了對面的動靜,看著薙切將用慣的紅筆收進了小袋子中,很明顯收拾東西的動作,無言的告訴著她準備要離去的事情。 

"薙切編輯要離開了麼?"  

抬頭看了眼時間,通常薙切編輯是不會那麼快離開的,有時候還會一起吃飯,當然是各付各的,而今天特別早收拾東西,大概是有其他的預定行程吧,有些感到好奇就不自覺得出了聲。  

"是喔~最近有人會再家裡等我吃飯呢~是個怕寂寞的人喔~"  

"哈..."  

聽著薙切編輯的話語,像是訴說著自己有另外喜歡的人一般,三河捏了捏手指,果然是自己太過八卦了吧,還隨意的將眼前的編輯和憧憬的作家湊成一對,都要懷疑再和薙切編輯聊起新戶老師的時候,對方特別開心的表情只是個錯覺。 

隨著薙切的起身,三河也跟隨在後要送編輯離開,內疚感還纏繞在三河的心頭,邊走著邊思考著怎麼和眼前的編輯道歉,將這尷尬的氣氛處理掉,無奈自己的人際關係處理又不像想像中的那麼好。 

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玄關前,但卻一個字都想不出來,張著嘴有些小尷尬。 

“我很喜歡新戶老師喔~?” 

聽見這句話讓三河有些驚訝的抬起頭看著轉過身子的薙切,她的雙手背在身上,還有臉上那從沒有改變的笑容,沒想到是自己所預料到的那樣子,都有些忘記自己現在該要有什麼反應才好。 

“人家一開始還以為三河老師是情敵來著~” 

“那、那怎麼可能阿!” 

“姆─畢竟聽說是新戶老師的大粉絲嗎~” 

彷彿剛剛尷尬的氣氛都不存在一樣,三河有些佩服起負責自己和新戶老師的這位編輯,對於氣氛的改變稍微鬆了口氣的垂下肩膀,手放在胸前安心的吐出了口氣。 

“不過─就算三河老師是情敵我也不會輸的喔~” 

輕鬆的轉身按下了門把,最後的回頭的笑臉讓三河睜大了眼睛,聽到了薙切對她說再見的話語,她沒辦法回神過來回應她,大門已經被離去的人關上,就這麼在玄關前抱著頭蹲了下來。 

─那樣自信的笑容…有些太過犯規了… 

  

*** 

  

薙切哼著小曲回到了公司,田所看著自己的後輩愉快的拉開了座位的椅子,都想詢問開心的理由了。 

“今天的工作很順利麼?薙切小姐。” 

“非常順利喔~而且還確認了一些讓人開心的事情~” 

完全不否認的回答著自己的前輩,卸下了工作般的趴上了有些凌亂的桌子,田所有些苦笑的看著後輩的模樣,她不打算責備,畢竟有時候這份工作確實是很辛苦的。 

但是休息的時間並沒有那麼長,當薙切前面的電話響起來的時候,薙切發出了哎─的一聲,看起來並不想要接再辦公桌上的電話,正當田所想著是不是應該幫忙轉接減輕後輩的負擔時,看到薙切懶懶得撐起身子。 

“您好,這裡是XX公司,敝姓薙切,請問有什麼…” 

當拿起話筒放到了耳上的瞬間,薙切又回到了原來的工作模式,每次看到這樣的變化,都會讓田所發出了感嘆,自己一定沒辦法像那樣立馬轉換成工作模式的,在看了一會後輩之後,田所重新的面對自己的工作。 

“诶?父親大人?” 

聽到薙切錯愕的喊著,田所不得不再次的將視線放到了白髮的後輩身上,她確實有聽見後輩從口中喊出父親大人四個字,從沒聽見薙切提起自己的家務事,所以現在讓田所感到很意外。 

“等、等等…我沒聽說過這種事情阿…為什麼突然…!” 

略帶強硬的說著,田所並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麼,但是只知道薙切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一些,有些想去關心薙切,對方還在說著電話的情況下,自己也不好說些什麼。 

“我不要!這種事情我自己…況且我已經有了…等!父親…父親大人?” 

又是一陣大喊之後,薙切有些忿忿的把話筒放回了原處,田所有些擔心的看著薙切,只聽到薙切嘆了長長的氣息,停在同個動作大約一分鐘後,在坐到了位子上。 

“那個…薙切小姐?” 

“…田所前輩!” 

聽到聲音,薙切像是看到救世主般的抬起頭,大聲的喊出了田所的名字,嚇的前輩縮起,噫的一聲,但薙切也不管前輩驚嚇的模樣,臉上有些糾結,視線暫時飄忽不定之後,重新看向了田所金色的瞳孔。 

“您…您知道怎麼讓相親失敗麼…” 

看著薙切為難的張了張嘴後,有些尷尬的詢問著田所,田所聽到這話之後先是一愣,有些錯愕的看著自己的後輩,田所入這行以後也經歷過了許多的前輩,面對相親的話,大多是希望田所可以提供點意見,讓對方好感上升什麼的,第一次聽到說想要失敗的。 

“诶都…妳是問…失、失敗麼?” 

“對!我想讓這個相親沒辦法成功!” 

田所再次體認到自己是沒有聽錯的,除了上次的抄襲事件以外,第一次見到後輩如此的著急的模樣,不過老實說田所也沒有什麼相親的經驗。 

“如果…真的不願意的話…要不要去再跟妳爸爸說不想…” 

“可是!父親大人直接掛斷我的電話耶!一邊說著是為我好一邊掛斷了!以前從不會這樣的!” 

“不、不然…” 

“阿…” 

突然記起什麼的薙切大喊了一聲,田所今天第二度的被嚇了一跳,隨著薙切的視線往遠處的牆上看過去,是顯示12點30分的時鐘,又看到薙切慌慌張張的把桌上的一些東西掃入了袋子中。 

“抱歉,田所前輩!我忘記和人有約了…之後我們再來討論怎麼失敗好!” 

“阿…薙切小姐…” 

  

*** 

  

“阿…好的,我知道了。” 

喊了我回來後,並沒有屋子主人的回應,輕踏著步伐小心翼翼的走進屋內,看到紫髮的主人放下了話筒之後,才明白了為什麼沒有出來回應的理由,鬆了一口氣的又往裡面走了些。 

“妳回來了阿。” 

 “回來了喔~” 

薙切邊回答邊看了看餐桌,空蕩蕩的桌面,再望了望時鐘,現在大約是四十分左右,一般人早就在這時間吃完午餐了吧,有些小失落,但也是她太晚回來才會變成這樣的。 

“…新戶老師你…吃飽了?” 

小聲的確認著,明明是自己說好中午能回來的,卻沒注意到時間到這時候,就算對方先吃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薙切不免有些失望,但能吃到新戶的料理已經很幸運了。 

“…下次打電話說聲的話,您也不必那麼匆忙的趕回來了。我還沒吃的。我去準備一下。” 

“特地在等我麼?” 





==========================================


沒存貨了(。)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