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愛】我的女朋友太慫了我該怎麼辦【20180123愛麗絲賀生】

愛麗絲小天使生日快樂!



薙切愛麗絲有個女朋友,如何發展到女朋友這步的回頭想想,這段路實在有點坎坷,因為對方慫的不行,在意的實在太多了,要不是愛麗絲使出了死纏爛打之術的話,她們大概永遠會是朋友的吧。

但是成為了女朋友之後,對方跟往常一樣,只專注在工作上面,已經持續了兩年的時間了,她們之間改變的,也只是待在一起的時間多了一些,對這樣的事情,愛麗絲其實是很不開心的,老看到別人恩恩愛愛的模樣,像是幸平和阿爾迪尼,或者涼和葉山之類的,一點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大白天的就投出了閃光彈,總是讓愛麗絲眼前一片空白。

所以薙切愛麗絲下定決心,要好好改變和戀人的相處模式,至少要讓她們的關係更近一步,而不是像堂妹的漫畫一樣柏拉圖式的戀愛。

一如往常的闖進了自己戀人的辦公室,紫髮的戀人已經注意到她的入侵了,卻一點都沒有要抬頭的樣子,繼續在文件上執筆著,戀人的樣子當然被愛麗絲看在了眼裡,輸給工作的不甘心感湧上了心頭。

“秘書子!對你來說到底是工作重要,還是我比較重要。”

在一氣之下,問出了許多女孩子會對戀人問出不變的問題,不管是愛麗絲雙手拍在辦公桌的動作也好,或者提問的問題,都讓愛麗絲的戀人,新戶緋沙子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但一般的人聽到戀人問出了誰比較重要或者說媽媽和自己掉進水裡,妳要救誰的這種問題,許多人的第一感想大多都是……無理取鬧。

“…工作。”

冷淡的瞬間打發掉對方的問題,在一次的將心思放到了工作上,一點也不在意對方吃驚的神情,不…還是有點在意,但是要裝作不在意的樣子,不過緋沙子的戀人可是薙切愛麗絲,一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

“好過分!明明我才是妳的戀人!就沒有想花點時間在我身上的嗎!”

“您在這裡…不就已經花時間回答您的問題了嗎?”

緋沙子推了推白色的鏡框,理所當然的回答著白髮戀人的問題,本來手掌貼在桌面上的愛麗絲將雙手握緊,雖然早就知道自己戀人的情商是零,不如說是負數的狀態,但一樣讓人生氣,薙切愛麗絲是不會認輸的。

“不夠!一點也不夠!身為戀人,不該是全心全意的將所有心思放在我身上嗎?”

“那不就成為廢人了嗎?”

說的好有道理,愛麗絲也無法想像出如果新戶緋沙子全心全意的將自己的心思放在她的身上會發生什麼事情,嗯,腦中一點畫面也沒有,緋沙子像是終於受不了一般的放下了手中的筆,琥珀色的眼睛盯著白髮的戀人看,嘆了口氣。

“您今天是怎麼了,想要做什麼,說吧。”

口氣中充滿著無奈,在緋沙子看來薙切愛麗絲現在的行為全是無理取鬧,愛麗絲深呼吸後,抬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手掌毫無空隙的與緋沙子的臉貼合,並沒有遺漏對方身體突然僵住的反應,將身子向前傾,縮短了與戀人的距離。

“我想和秘書子多一點肢體接觸。”

沒有保留,一字一句咬字清楚的對著紫髮的戀人說出口,見到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瞪大後,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看起來還在消化愛麗絲說的話,在等待的時間中,先見到了對方耳根子紅潤起來,再來是開合卻沒有吐出話語的嘴。

但愛麗絲其實也沒有什麼耐心,她有許多的優點,除了長得好看身材很好以外,她還有一個經常被人稱讚的優點,就是富有高強的行動力。見著戀人像是腦袋死機一般,一點反應都沒有,愛麗絲沒有放過這次的機會,將自己的臉靠近了戀人,在唇要與對方的唇相觸的瞬間,愛麗絲的唇確實貼在了什麼東西上,但不是想像中的柔軟。

現在旁人看她們的模樣,就是緋沙子用手捂住了愛麗絲嘴的情況。

“…請、請您分清楚時間場合,還有請不要說那麼奇怪的事情!”

“…唔。”

愛麗絲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無奈在臉上的這隻手壓的特別用力,連說出話都很困難,只能發出奇怪的聲音,緋沙子低著頭完全不知道現在的情況。

“差、差不多到繪里奈大人試吃的時間了,我先離開了。”

拿了放在桌上的平板,緋沙子一溜煙的就逃跑,速度快到愛麗絲講一句話的時間都沒有,辦公室裡只剩下愛麗絲一個人。

薙切愛麗絲第一次的行動宣告失敗。

而緋沙子提早到薙切繪里奈身邊,被關心紅的過頭的臉是不是發燒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

 

“我說涼君,當時你是怎麼和葉山跨越那一線關係的啊?”

“...很簡單,只要像料理一樣,靠著力量征服就行了。”

“原來如此。”

 

***

 

學會了可以強上跨越那條線的薙切愛麗絲準備展開下一波的行動。

但第二、三、四、五……十的行動,都在緋沙子要見到她就逃跑下失敗了,愛麗絲連想要展開行動都做不到,她這次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戀人跑步能那麼快速,如果跑百米的話,大概可以刷新紀錄吧。

 

***

 

有時候愛麗絲挺慶幸自己有著薙切這個姓氏,仗著這個姓氏,與新戶當家溝通之後,成功的獲得了一個客房,當然是在緋沙子不知道的情況之下,今天薙切愛麗絲就要展開人生第一次的夜襲。

所謂的夜襲,就是半夜跑到自家戀人的房間強上對方,但具體要怎麼強上才行,就算是精通分子料理,從小就獲得無數獎賞的薙切愛麗絲,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這時候一切都依靠本能就行了。

半夜十二時,躡手躡腳的從客房溜出,雖然走廊昏暗,但已經潛入多次的薙切愛麗絲,毫無困難的就找到了自家戀人的房間,從門縫下沒有透出光亮,大概已經入睡了,愛麗絲深呼吸後握緊拳頭,盡量不發出聲響的推開門。

“…嗚…”

細微的聲音驚的愛麗絲不敢動作,習慣黑暗的鮮紅色眼睛,看到了在床上的戀人皺了會眉頭之後,再次舒展,雖然戀人常對她說毫無防備的很危險把拉把拉的話,但怎麼看現在最毫無防備的就是她。

─...意外的可愛就是了。

走到了床邊,也許是因為在家的關係,沒有像在外頭那樣警戒,因為睡覺而放鬆的臉,對這樣不常見到的臉龐,愛麗絲反倒覺得有點可愛,雖然說平常的認真的樣子也不錯。

"...好了..."

捏起了被子的一角後,直接往溫暖的被窩鑽了進去,兩人的距離很近,加上整個空間都充滿著戀人的氣息,讓愛麗絲腦袋有些昏沉沉的,除了平常自己會主動的往紫髮戀人身上撲過去以外,兩人很少有那麼近的距離,大多是因為愛麗絲一接近緋沙子的話,某個人就會不動聲色的拉開距離。

雖然說要照著本能來,但有些不知道現在該做些什麼事情,只是躺在一起就有了種滿足感,發現到對方有了些動作,不自覺的繃緊了神經,隨著移動,本來正躺的緋沙子改成了側躺的面對著她,眼睛一點都沒有要張開的樣子,讓愛麗絲鬆了口氣。

想了想後,勾起了一抹笑容,往對方的懷裡貼進去。

"...明天再繼續好了。"

 

***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新戶家的早晨,在下任當家的慘叫聲開始了一天,已經坐在飯桌前的現任當家一點意外都沒有,喝了一口還冒著熱煙的咖啡,有些憐憫的往遠處看著,當昨天薙切家的小姐來跟他打招呼時,就已經預料到這種事情了。

"嗚...秘書子...好吵..."

被打斷睡眠的某人,還是不願意面對已經早上的事實,緊緊閉著眼睛,對著發出怪聲音的緋沙子抱怨到,順帶拉了拉被子,準備重新進入睡夢中。

"您、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明明是我房間阿!"

無奈紫髮的戀人還不願意放過她,那提高的分貝讓愛麗絲有些難受,懶懶得睜開半眼,皺著眉頭對戀人表達不滿,對方一點也沒有接收到的樣子,睜開眼才發現對方現在很沒有禮貌的用食指指著她。

"人家想繼續睡覺啦..."

"快給我起來!!"

薙切家的小姐睡懶覺被打擾感覺十分的不愉快,撐起身體之後,調整好自己的位子之後,朝著一直在看著她一舉一動的戀人身上倒過去,雙手勾住了對方的脖子,一瞬間緋沙子差點又叫出聲,想要逃跑卻被對方定住一點也逃不開。

"您在...做什麼...快從我身上離開。"

"那...秘書子跟我接吻的話,我就起來喔?"

勾起了惡作劇的笑容,看到了對方漸漸染紅的臉心情愉悅了許多,本來與她對視的琥珀色瞳孔,很快的移開。

"請不要開玩笑了,請...快起來。"

"诶─人家很認真的耶。秘書子答應的話,我就這樣一直待著了喔。"

"…..."

"秘書子~"

略帶著一些撒嬌的口氣,還更惡意的施了些力道,把對方的頭壓低了一些,撇開的臉面色越來越糾結,雖然說要給這慫的不行的戀人一些時間,但愛麗絲有些等不下去了。

"...只、只能...一下..."

"伸舌頭的?"

"不准!"

"诶─反正都是接吻嗎~"

"您到底都是從哪裡看來這些...嗚?!"

 

***

 

之後薙切家的小姐被下一任新戶當家趕了出去,然後下任當家把自己反鎖在房間內,怎麼樣都不肯出來。

 

***

 

"愛麗絲,你知道為什麼今天緋沙子沒有來嗎?今天早上就突然接到了要請假的電話。"

"哼!那是她自己太慫了!"

"...???"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