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友情向?短篇】假如是平行世界的話...2【薙切S、緋沙子】

睡午覺快入睡時又有想法了(恩?


前篇:01



"鏘鏘~今天我們要做的料理是草莓蛋糕喔~" 

來到廚房,被擦的發亮的銀色桌子上已經擺滿愛麗絲所要做的蛋糕的材料,麵粉、雞蛋、黃油、草莓還有其他的材料,一旁的主僕看到廚房的樣子,在看了看愛麗絲,一切都是預謀好的。 

"不過說起來秘書子醬的專長是什麼來著阿?" 

雖然一切都準備好了,白髮的小姐好像更在意沒有一起下廚過的紫髮秘書的能力,在小秘書的前面晃了晃,兩眼期待的看著越來越為難的秘書,兩手握前在胸口晃了晃,偶爾墊起腳尖,等著答案。 

"...那個...是藥膳..." 

"什麼是藥膳阿?" 

秘書乖巧的回答著,本以為白髮小姐會就此退開,結果靠得更近,讓小秘書不得不退後了幾步,繪里奈則是在旁挑了挑眉,看著堂姐一步步的逼退自家秘書,好像有點生氣但不能說出來。 

"愛麗絲,你該對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恥。" 

"幹嘛這麼毒舌啦!所以我不就在問秘書子了麼?" 

"呃..." 

緋沙子為難的看了金髮的主人,繪里奈注意到緋沙子的視線,嘆了口氣後,對著緋沙子點頭,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緋沙子與愛麗絲拉開了距離,得到同意後才開始解釋。 

"以東洋醫學為核心,使用須煎煮的聲要和漢方藥進行體系的食養生,食與醫學、藥學融合的料理,這就是藥膳。" 

"好厲害的感覺!" 

"...不過我現在的能力還沒有到那麼..." 

好不容易拉開的距離又被愛麗絲跨了幾步填上,稀奇的目光還是沒有收回,充滿著孩子對新東西的好奇。 

"已經很厲害了!然後我已經記住藥膳是什麼東西了喔~哼哼~所以秘書子是來給繪里奈調理身體的麼...對了對了,所以未來秘書子也可以幫我調理身體麼?" 

"不可以。" 

搶著回答愛麗絲的是繪里奈,快速精準的在句子結束之後說出,緋沙子張了張嘴,在主人的回答之後還是閉起,繪里奈的視線在她身上有點刺痛,決定再和愛麗絲拉開距離。 

"為什麼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就是不可以。" 

"噫!小氣鬼!繪里奈是小氣鬼!" 

"才不是!而且愛麗絲你不吃這種東西的話,身體一定比我好的!" 

"現在小時候就是要吃甜食的時候阿!" 

緋沙子看著兩位薙切小姐吵了起來,舉起了右手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越吵越兇,決定還是安靜的等著她們吵完,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加進這樣的戰爭之中。 

 

"不要管繪理奈了!我們來做草莓蛋糕吧~" 

"喂!" 

"哈..." 

薙切家的女僕很貼心的為三個同齡的孩子準備了小板凳,多虧了這個小板凳,三個孩子的個頭才能使用廚房的東西,愛麗絲的小手先拿過了女僕準備的器具和低筋麵粉,準備開始動作。 

"話說愛麗絲你不用看食譜麼?" 

"我可是天才愛麗絲喔~食譜那種東西我早就記在腦海裡了~" 

"...希望不會跟上次一樣難吃就好。" 

"繪理奈你好過分阿!" 

緋沙子在旁有些慌張的擺著手,看著兩位小姐又要吵起來了,自己的身分又無法去打擾他們的爭吵,為難的看著火花要一觸即發的被點燃時,才想到了一個辦法。 

"愛、愛麗絲小姐...做蛋糕首先要做什麼呢?" 

"哼哼~秘書子連這個都不知道阿~首先呢~要給麵粉過篩喔~" 

意外的白髮小姐很快的就撇下了繪理奈,開心的舉起右手食指朝天,自豪且自信的對著紫髮的秘書說著,雖然繪理奈對於被撇下這件事情很生氣,但還是看起了愛麗絲開始為麵粉過篩的過程,緋沙子到是鬆了口氣。 

"再來是要分蛋打發喔,像這樣把蛋黃留在蛋殼裡就很容易...阿,掉了。" 

"......" 

"......" 

主僕兩個人看著愛麗絲解說,本以為愛麗絲可以很俐落的將蛋白和蛋黃分開,沒想到再把蛋黃倒進另一邊蛋殼時,蛋黃很滑順的隨著蛋白流了下去,愛麗絲也沒有意料到。 

"......妳們不要這樣看我!這是需要有技巧的!還有兩顆蛋,不然你們來試試嗎!諾!" 

強行給兩個人個塞了一顆蛋,把前面放蛋的碗推給了主僕兩,繪理奈的紫瞳緊盯著蛋,一點也沒有想動手的意思,愛麗絲看著繪理奈鼓起了臉,撇下了嘴角,腦袋一轉。 

"繪理奈是不敢接受挑戰麼~?阿勒~真是膽小呢~" 

"哈?" 

"噗噗噗~看起來繪理奈連分蛋都不會呢~不,應該說連打蛋都不會吧~" 

"哼!誰說我不會的!就讓我展示一下我最優美的打蛋分蛋技巧,妳張大眼睛看清楚了。" 

繪理奈把碗推來自己的面前,小手握著愛麗絲剛剛給她的蛋,往桌上敲了幾下,原本完整無缺的蛋出現了幾到細小的裂痕,現在的繪理奈還無法做到單手打蛋這樣的技巧,所以選擇了兩隻手來打蛋,姆指按著雞蛋的兩邊,然後... 

─好了!扳開了,接下來只剩下要保留住蛋黃... 

繪理奈吞了吞唾液,小心翼翼的讓蛋黃兩邊的蛋殼滑動著,小心....小心... 

"......" 

"噗~結果繪理奈的蛋黃也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愛麗絲不許笑!!不過只是個分蛋的工作...為什麼說一定要用蛋殼!還有其他方法不是麼!" 

"妳還是失敗了阿哈哈哈哈哈哈~" 

"吵死了!" 

又吵起來了,秘書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雞蛋,現在就剩她還沒有嘗試過打蛋分蛋這個挑戰了,指腹在蛋殼上摩擦,粗躁的感覺從表面上傳來,當愛麗絲的笑聲和繪理奈的怒吼聲停下來後,緋沙子感覺到好像不太妙。 

"秘書子要挑戰麼~" 

"......" 

感覺不到可以拒絕的氣氛,特別是金髮主人那無聲緊盯的視線,加上緋沙子也沒有勇氣去轉頭看向繪理奈,這時候腦海中出現了幾個選項。 

拒絕或者去執行。 

但是選擇拒絕的話,緋沙子覺得有點慫,大概是做不到。 

那假如去執行的話大概會有兩種結果,不是成功就是失敗,不管是成功或者失敗緋沙子是無法掌握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分蛋成功,那就來想想成功或失敗的結果。 

成功的話,首先緋沙子會承受不了兩位薙切的視線,愛麗絲的話可能會一直逼問她怎麼辦到的,繪理奈大人的話,感覺可能會鬧彆扭,恩,真要緋沙子說本心的話,她並不想要在兩位小姐都失敗的時候成功。 

所以緋沙子要做的只有失敗一途了。 

"快點啦快點啦~" 

"阿...是..." 

 回應了愛麗絲後,緋沙子很快的有了動作,控制力道的在桌面上敲了幾下,學著兩位小姐的動作控制的蛋黃的流動,不知為什麼蛋黃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好控制,蛋白漸漸的流失掉。 

─...這樣不行! 

隨著想法手一僵,蛋黃在失去控制的情況下掉進了碗裡,緋沙子隨著蛋黃掉落,肩膀也放鬆了下來,與她預料不同的是,身後同時傳來兩個不同失望的嘆息聲。 

"還以為秘書子會成功的呢...對吧,繪里奈~" 

"哼...緋沙子可是我的秘書。就算成功了也不意外。"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會成功呢。" 

趕緊對兩位小姐擺著雙手並搖著頭,臉上勾著尷尬的笑容,但對於緋沙子的失敗她們好像都有點在意但沒放在心上,愛麗絲很快了轉換心態。 

"那我們現在想辦法把這三個蛋黃用出來吧~" 

"......" 

"......" 

 

"妳看~在我的指揮下烤的還不錯吧~這個蛋糕~" 

"普普而已吧。" 

"繪理奈連誇人都不會麼!" 

尷尬的看著兩位小姐,只能微微的笑著,但緋沙子不會承認她有點羨慕兩位小姐的相處模式。 

"緋沙子。" 

"...是的?" 

"愛麗絲說一起來給蛋糕抹上奶油吧。" 

"好的。" 

對自家主人的話感到了一絲暖意,再第二次回答的時候無法隱藏笑容的回答了繪理奈,主人回應的淡笑讓緋沙子開心。 

"嘿嘿,不然我就要把奶油抹妳臉上了喔。" 

"請您不要這樣做。" 

看著手上拿著奶油的愛麗絲,總覺得很有可能會做出她所說的事情,趕緊的嚴詞拒絕,並遠離了愛麗絲,好像從對方鮮紅色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絲的失落,被緋沙子無視了。 

 

*** 

 

"繪理奈~繪理奈~好吃麼?" 

"...不好吃。" 

結果第二次的蛋糕最後還是宣告了失敗。 

 

*** 

 

隔天,薙切愛麗絲又抓著緋沙子去找繪理奈玩耍了。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