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愛】安檢


大概是看了這張圖想出的腦洞。


"什麼阿!秘書子真過分!我要去找繪理奈了!"

緋沙子的辦公室再次傳出了怒吼聲,震耳欲聾,這聲音大到緋沙子腦袋有些受不了,無奈的放下了筆,薙切愛麗絲生氣的臉還在眼前。

身為薙切繪理奈的秘書,她是無法放任主人堂姊去打擾自己的主人的,雙手撐在桌上,隨著站起椅子向後推,看到緋沙子有了動作,愛麗絲知道自己是不能退縮的,假如退縮的話,那就表示這件事是自己的不對。

"既然如此..."

緋沙子並沒有看向她,垂著眼簾,右手在她再起後一直扶在桌面上,身子隨著桌子的形狀繞過,在開口的同時也在思考著些什麼,最後右手離開了那桌上,視線也隨著右手的離開,愛麗絲重新將視線放到紫髮的秘書上。

"...為了防止您對繪理奈大人做出什麼,請允許我安檢一遍。"

結果新戶緋沙子並沒有要阻止薙切愛麗絲的意思,薙切家的白髮小姐不免感到有些失落,如果表現出來的話,難免有失自己的身分,但是對於剛剛的緋沙子,愛麗絲還是氣在上頭的。

"人家又不會對繪理奈做出什麼!!"

"這是以防萬一。"

愛麗絲很明白,當這個秘書決定了某些事情之後,就很難再改變,有時候特別固執,偶爾會變的鑽牛角尖,雖然一個秘書要對她這個薙切家的小姐安檢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愛麗絲就不跟她計較了,習慣性的將雙手往兩邊張開了一些。

"哼!趕快檢察檢察吧!笨蛋秘書子!"

"...唉..."

得到同意的緋沙子在嘆了口氣之後,慢步走到了愛麗絲面前,和之前一樣,用雙手拍著愛麗絲的身體,或者檢察裙子的口袋,一個很簡易也很快速的檢察,正當愛麗絲覺得檢查結束的時候,和以往不同的是,本來都會與自己保持距離的秘書,居然貼了上來。

"...秘書子,妳發燒了?"

"...我只是在檢查而已。"

愛麗絲感覺到緋沙子把頭靠再自己的肩上,本來不會在她身上停留待久的手掌,這次是完全貼合在她的背上,十分的反常,懷疑緋沙子是否有發燒是合理的,一瞬間愛麗絲都不知道該不該把這個人推開了。

手掌還在她身上滑動著,讓人感到有些害羞,而且還有帶著有些色情的手法,頭一次搞不懂這個秘書的想法,指腹惡意的讓皮膚的神經變的敏感,不自覺的微微的顫抖,雖然愛麗絲的脾氣很好,但被這樣開玩笑的話,愛麗絲也是會生氣的。

"...秘書子!"

"您意外的敏感呢..."

刻意的壓地聲音,並在她耳邊說著,溫熱的氣息刺激著耳上的細小絨毛,搔癢感讓愛麗絲撇頭想躲過那熱的過頭的呼吸。

其實愛麗絲很清楚,現在緋沙子所展現出來的一面,那就像是...

"...您是不是想到昨天晚上了?"

靠得太近無法看清緋沙子的面容,但愛麗絲猜測她現在臉上帶著的是那平常見不著的壞心笑容,而帶著那笑容的時候,會特別欺負她,像是將愛麗絲平常的惡作劇都還回去一樣。

"才、才沒有!秘書子這個變態!"

"哼...不過您的身體到是挺誠實的。"

語落,手再次的移動到腰上,沒刻意的去尋找,早已經很明白愛麗絲的身體一般,手指到達了緋沙子所預想的地方後,不輕不重的按下了某處,用著按摩的手法再上面揉捏著。

色情的聲音隨著按壓發出了聲音,一瞬間愛麗絲因為敏感處被故意挑弄腿軟,整個身子再壓了緋沙子身上,紫髮秘書到早已經預料到的將她抱緊,沒讓她癱坐在地上。

"好了,繪理奈大人很忙的。請您不要去打擾她。"

"哈阿...哈阿...秘書子妳故意的!"

將白髮小姐帶到沙發上坐好,對於愛麗絲的說法,緋沙子選擇沉默撇頭,再愛麗絲看來那就是紫髮秘書的默認。

"笨蛋!變態!"

"請您安靜一會,我還有其他工作要處理..."

隨著愛麗絲的吼叫,緋沙子已經回到了辦公桌前,對於剛剛她所做出來的事情,冷靜想想,確實有點像變態,良心有些譴責自己,不好意思的感情湧上,輕咳了兩聲掩飾,但耳朵早已經感覺熱得發燙。

"...您就當作是...陪我工作吧。"

"什麼嗎,秘書子吃醋的話說出來就行了啊。"

"我沒有,我不是。"

"沒辦法嗎,誰叫我是秘書子的戀人,我就陪陪妳吧。"

"...唉..."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