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愛】總裁系列-日常

住院出來後我就忘記了(。)

我居然還有些這些東西。




緋沙子不太明白一般人的熱戀期是多久,但她老覺得薙切總裁熱戀期不管多久都沒有淡掉過,反倒是太過熱情要把她吞沒一般,明明自己一直都很冷淡的,大概。 

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然而現在薙切總裁越來越不會看時間場合了,總再奇怪的場合與她親密接觸,或許容忍自己的她也有些錯,看著手中的平板內容後,更加有了些無力感。 

本該是緋沙子應該在公司就該處理完的工作。 

不自覺的在想,難道是被對方感染上偷懶的習性了麼?但現在還是先把落下的工作都補回來吧,確認了平板上的訊息後,才對著電腦螢幕把需要的文件點開。 

"我看看...首先是..." 

"...都回家了還在工作阿,秘書子。" 

清新香氣隨著腳步聲接近變的濃郁,隨著話語一同出現的是肩上的重量,耳上還能感受到微微的濕氣,不用想就知道是誰。 

"...洗完澡了?" 

"是阿,可是一出來就看到秘書子在工作。" 

悶悶不樂的聲音,琥珀色的眼睛往某人身上看了一眼後,重新看向了電腦,邊思考著要不要把肩上的人推開,邊繼續撰寫重要的文件。 

"...要不是您的話...這些我早就可以完成了。" 

"不會要做完才要睡覺吧..." 

"沒有意外的話。" 

不用聽接下來的話就知道薙切總裁大概已經擺出毫無興趣的表情了,想了一下,還是先把總裁安撫好再繼續工作會比較輕鬆一些,當轉過去面對愛麗絲的時候,發現白色的髮絲還有水珠掛著,有些無奈。 

"跟您說了多少次要把頭髮弄乾了。" 

"短頭髮很快就會乾了啦...嗚..." 

雙手再蓋著毛巾白髮的腦袋上搓揉了一番,就像在把寵物身上的毛髮用乾一樣,緋沙子一點都沒看見再毛巾下的某人是笑著的。 

"請在這個位子坐下來,我幫您把頭髮吹乾。" 

"好~" 

手指隨著熱風再白髮的之間穿梭撥開,盡量不讓吹風機靠得太近,慢慢把白髮上的水分吹乾,再拿梳子把頭髮梳順、梳平,最後在頭頂上輕拍了兩下。 

"好了,您快去休息吧。" 

"人家今天還想要跟秘書子恩恩愛愛阿~" 

"不行。我還需要把這些完成。" 

"不要嗎不要嗎~" 

像是再照顧超齡的孩子一般,緋沙子感覺頭都有點痛了,果然自己不好好振作一點的話,愛麗絲的公司感覺很快就有危機了,到時候也不知道繪理奈會怎麼想的。 

明明自家的總裁能力很好,都想問她為什麼不好好將精力放在工作上,雖然活潑樂觀都是她的優點來著。 

"這些東西明天再處理不就好了麼?" 

"古人說'今日事今日畢',告訴我們事情不跳拖延太久,今天的事情今天完成,懂麼?" 

"秘書子真是古板!" 

"是您太過放鬆了。" 

不自覺的反駁了對方,鮮紅色的眼睛還是直勾勾的盯著她,瞳孔裡頭寫滿了不滿,像一隻無法被帶出去玩的大型犬一般。 

"...您為什麼把自己的電腦打開了?" 

"姆...沒辦法阿,秘書子又不肯休息,所以只能把秘書子的工作搶過來做了。" 

"等..." 

愛麗絲已經自顧自的把緋沙子的平板搶過去,隨意的略過了一下,輕哼了一聲,也打開了文件。 

"我才不能讓工作搶走秘書子呢!晚上可是我跟秘書子lovelove的時間!" 

"請您不要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嘆了口氣後,開始繼續處理本來在電腦上開著的資料,琥珀色的瞳孔不時的看向愛麗絲的側臉,很快的又收回來,很少機會能看到對方認真到連笑不笑的側臉,假如要問緋沙子被搶走工作會是怎麼樣的心情,她說不上來,但對於愛麗絲幫她分擔這件事情,她還是感到很心暖的。 

再毫無察覺的時候,緋沙子勾起了笑容,而她並不知道,她的笑容被愛麗絲看再眼裡了。 

 

*** 

 

"工作量意外的少呢,還以為會很多來著。" 

緋沙子聽著愛麗絲的話,忍住了想要吐槽是因為愛麗絲工作速度比別人快的關係,很多次都佩服起薙切的人,不管是繪理奈也好,又或者愛麗絲,他們的工作能力都會讓人感嘆,那是與一般人基因上的不同。 

"...謝謝您...愛麗絲小姐..." 

有些不太坦率的對著白髮的總裁道謝,她不太擅長對著愛麗絲說出這樣的話,就算是他們是夫妻也一樣,明明對著繪理奈的時候,很輕易就可以說出口,不管是感謝,或者是道歉... 

"哼哼~我可是薙切愛麗絲喔,況且自己的妻子有困難,幫助不就是我的職責麼?" 

"如果您平常都可以這樣就好了。" 

"秘書子好失禮阿!秘書子拜託我的話!我一定會幫忙的說!" 

看著愛麗絲,緋沙子忍不住的勾了勾笑容。 

"好啦,秘書子趕快去洗澡。" 

"诶?" 

第一次被對方趕去洗澡,白髮小姐推著緋沙子的背到浴室門口,都有點不太明白到底是她反常,又或者是愛麗絲的反常了。 

"還是秘書子想讓我幫妳洗澡?" 

"我不是我沒有,我現在馬上進去。" 

"秘書子真是害羞呢~" 

 

*** 

 

緋沙子走出浴室時,身體還散發著因為洗熱水澡而發出的熱氣,還有因為熱氣而被打紅的臉頰,而和愛麗絲不同的是,頭髮早已經變的乾燥了。 

“還以為秘書子會想讓我幫妳吹頭髮呢。” 

“不,這種事情我自己就能做好了。” 

“能幫對方做自己就能做到的事情是種浪漫的啊~” 

緋沙子看到慵懶的總裁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空位,帶著感覺就不會有好事發生的笑容,嘆息的同時,重新整理了自己身上的白色浴袍,稍微有些擔心,但還是坐到了愛麗絲指定的位子上。 

“您還不打算休息麼?” 

“我不是說過麼~晚上可是我跟秘書子lovelove的時間哦~” 

早就有點預料到了,但還是對於這種事情不太習慣,或者說自己該做些什麼事情比較好,明明面對工作的時候,流程都可以很流暢的出現在腦海中的。 

“秘書子秘書子~” 

“恩?” 

從呼喊中回過神,不知何時愛麗絲已經環上她的手臂,笑的跟孩子一樣的臉,不知為何會有點想寵寵她的想法,邊想著手已經放到了總裁的頭上,在上面左右來回。 

“哼哼,這是在對我幫妳處理完工作的獎賞麼?” 

“…算是吧…” 

一瞬間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才好,有些尷尬的回答,愛麗絲卻絲毫不介意,有些時候緋沙子會認為,就是愛麗絲這樣的性格,自己才在不自覺有些依靠起她,像是闖進她心頭的一道光一樣。 

落在嘴角的一吻讓緋沙子有些瞪大眼睛,近在咫尺的那雙紅寶石般的眼睛彷彿要把她吸入一般,緋沙子才注意到了一件事,她早已經陷入在愛麗絲給她的愛情無法自拔了,自己是如此心動不已。 

“所以現在對秘書子提些什麼,秘書子就會犒賞我的都答應麼?” 

“…就看您提的是什麼了。” 

“…那就……一直待在我身邊吧,緋沙子。” 

第一反應是錯愕,她並不清楚愛麗絲在想些什麼,但卻有種內心被看穿的感覺,剛確認下來的心被對方肯定並接受,她明白愛麗絲也存有懦弱的時候,酒後哭著對她展現的樣子都記憶猶新。 

她們都需要著彼此的存在。 

在她沉默不語的時候,愛麗絲依然一直注視著她,安靜明明不適合這位白髮小姐,這時候卻明白的感受到她的貼心,突然有種輸給了總裁的心情,牽起嘴角。 

“…您在說什麼,除了我以外沒人能照顧您了吧。況且,都結婚了。” 

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現在還是閃著淡淡的光芒,薙切愛麗絲強力要求不許拿下來,一開始覺得有些礙事,但現在卻感到了珍惜。 

看著愛麗絲有些驚訝的臉,初次主動的去接近,最後與淡粉色的唇貼合,通常都是由愛麗絲對她做出任何一切的親密接觸,但這次是第二次的主動吻上薙切總裁。 

“我喜歡妳哦,秘書子~” 

“……恩。” 

任由著心跳瘋狂的跳躍著,捏住了與對方相處的手,無法坦率的回覆對方的話語,但對方還是親暱的撲了上來,再次搶走她的吻,既然無法好好說出口,緋沙子決定好好回應對方主動貼上來的唇。 

兩人交疊的手又握的更緊了一些。 



==========================================


吵架


內文




=========================================


沒什麼內容。

大概是想寫些東西的東西。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