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绯愛】ABO小段子【前篇】

*OOC注意

*俗套注意

*放飛自我注意

*A緋沙子和O愛麗絲(的相遇)

*刃桑就是想為所欲為




緋沙子在分化之前,一直以為自己到最後會是個B的,萬萬沒想到,分化結束後,自己會成為A這個事實。而自己的家族也為此感到高興。

或許很多人都期望自己可以成為A,但顯然緋沙子並不是屬於那類型的人,並不想站在高處,只希望踏踏實實的生活著。力量強大的A,也會有了它相應的責任。

況且,緋沙子也不想去成為強行標記別人,做出那樣霸道野獸的行為。

就算不願意,還是有聽過許多A對O的不重視,或者是聽說了各式各樣關於A怎麼對待O的事件。在許多A眼中是理所當然,但在緋沙子看來,那不過只是種惡劣的行徑。

所以緋沙子也在心中暗暗的決定,自己在這一生中,絕對不會去標記任何一個O。

直到遇見了她為止。

 

那是一個與新戶家熟識的家族,為了慶祝大孫女的生日,所舉辦的一場宴會,有權有勢的各個大人物,豪華的美食,精緻的會場,身為新戶家的下任當家,新戶被作為代表來到了這裡,但老實說並不是很喜歡這種場合。

比起在場子中各個地方打轉,去跟別人套好關係,單調的場面話客套話,她只想在角落好好地品嚐美食,但必要的交流,她還是會盡到自己的本分的。

“妳好。”

本來還在擺弄著自己手中的香檳,突然被答話讓緋沙子有些措手不及的抬頭,眼前的是一個擁有白色長髮的老人,穿著著傳統日式的服裝,不得不說,很適合他。

“薙切閣下,您好。十分抱歉…沒有親自去找您打招呼,還讓您特定前來…我是新戶緋沙子,目前當家的女兒,請問,您特定過來,是有什麼事情麼?”

“啊啊…果然是新戶家的孩子啊。”

老人對著她微笑,在說話的同時,不斷的用手順著鬍鬚,閉上眼睛的點了點頭,不知是不是確認了什麼事情,緋沙子安靜地聽著老人接下來想說他話。

“實際上,新戶君阿,老夫有些事情想要拜託妳。”

“…是的?請問是什麼事情呢?”

“其實這場宴會的主角…就是我的孫女,愛麗絲好像因為受不了這個宴會而跑掉了…雖然老夫是不會因為這種事情生氣,但…”

“但?”

“以她最近的狀況可能不太適合,所以想請妳幫忙找找她。能否幫忙老夫這個忙呢?”

“好的,我明白了。”

雖然很多想要吐槽的地方,像是那個逃掉的孫女到底是什麼情況之類的,但緋沙子還是決定不要多問,直接答應下來才是,老人在聽完緋沙子的答覆後,放心般的很快就離開了。

 

人沒有緋沙子想像的難找到,到不如說,在當下就明白了,老人口中孫女的身體不適到底是指什麼。

強烈的薄荷味信息素已經充斥在緋沙子的腦海中,挑逗著理性的氣味不斷的擴大,然而散發信息素的當事人看起來狀態也不是很理想,過於潮紅的臉以及佈滿全身的汗。

結果只是躲在薙切宅邸的某個房間,宴會場合的人們大多是A,加入繼續讓信息素過大下去的話,連緋沙子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不再刻意的壓抑自己的信息素,陽光味的信息素很快就改過了對方的信息素,然而只是權宜之計而已。

“喂…您的抑制劑呢?”

“…我沒帶著。”

“哈…?您…”

現在薙切家的所有下人都在忙著宴會的事情,緋沙子自然也不可能隨便的從走廊上抓一個人幫忙拿抑制劑,但也不敢放下薙切家的孫女一個人在這裡。

“妳好像有種…太陽的味道啊…”

白髮的孫女過於燥熱的身體貼上了緋沙子的身體,尋求著緋沙子能幫她降溫一般,或者因為已經因為發情期而失去理性無法思考了,這個緋沙子不知道。

但對方一貼上來,本來清新會讓人清醒的薄荷,現在卻像是甜蜜的蜂蜜一般,不斷在侵蝕著她,一直以來遇到發情的O,緋沙子都會盡量避開的,這次是第一次這麼貼近發情的O,第一次感覺到身體的不妙,待著越久越無法思考一般,特別是在腿中的東西漸漸有了反應。

壓垮緋沙子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對方主動貼上來的吻,被撬開後,無法適應的柔軟,本能的回應起對方,久久分開之後,對方甜膩得逞的笑容,以及微紅的雙唇。

“妳還挺美味的阿。”

琥珀色的瞳孔瞪大,以及理智線斷掉的聲音,等反應過來,緋沙子已經把對方按在地上親吻,索取著對方的味道,並不討厭,反而味道有些讓人上癮。

應該就停下來的,比起和自己發生關係,還有更好的辦法的。

但手卻已經把對方黑色單薄的禮服拉下,與自己不同的白皙皮膚印入了瞳孔之中,本能的埋入了對方的頸肩,小口舔拭著,逐漸的覆上自己的信息素,在對方眼中自己是不是與其他A一樣呢?霸道、毫無人性、放縱自己的慾望…

“這樣…不行…”

對於自己的意我厭惡,取回了一些意識,腦袋還呈現暈呼呼的狀態,得趕緊從這誘人的獵物離開才行,沒想到卻有個阻力阻止她起來,佈滿迷霧的紅寶石,一瞬間差點讓緋沙子失了心。

“…把人家玩弄一下就要拋下了嘛…真是惡劣阿…”

“愛麗絲…小姐…!請多更加珍惜自己一些!”

喘著粗氣,在這種情況下,緋沙子還能想起對方的資料名字,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能清楚的看到在緋沙子喊出對方的名字的時候,明顯停頓的身體。

“…我已經先短期標記了…等我去拿抑制劑回來…”

好不容易掙脫了對方,像是被拔掉插頭失去電力般的機械一樣,只看到薙切家的小姐在她離開之後,乖乖的呆在原處,才鬆了口氣。

“那…妳就好了嘛…”

在轉開門的那瞬間,被對方抱住了,聲音不大,卻還是足以讓緋沙子聽見,完全不懂對方的想法,但又不知道該不該把對方推開。

“…反正來會場的人不都是以這個為目標麼?薙切家的小姐…”

“薙切家沒有透露妳是O的資料…”

“…遲早會知道的…然後藉著強行標記獲得我,藉此獲得薙切家的一些資源吧…”

所陳述的話語,緋沙子並不否認這樣可能會發生的事情,不如說是可想而知的未來,就算出生於優渥的家庭,O在被別人標記之後,假如A不是什麼正經人的話,也很難獲得什麼很好的待遇吧。

“…那為什麼…”

“…大概遇不到會中途停下,只想著去拿抑制劑的笨蛋A了吧…”

“如果在繼續得話…我大概沒辦法在停下了…”

“嗯…”

氣息拍打在耳上,被舔拭。已經無法在忍耐下去,把纏在腹上的雙手解開後,轉過身子與對方相吻,任由著信息素,還有不斷上升的體溫,搖搖欲墜勉強掛在愛麗絲身上的衣服,隨著手指一勾,滑落到地上。

“請別太過期待,會有什麼熟練的技巧。”

 

 

 

“這樣阿,那愛麗絲就要拜託你照顧了。”

剃切仙左衛門並沒有說些什麼,像是早就意料到一般,只是露出和藹的老人笑容,拍了拍緋沙子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老人好像放下了重擔般。

本來還以為自己的行動會讓新戶家的地位有所動搖的。

“好慢!!一早就出門把人家扔著是怎麼樣阿!”

打開自家房間,震耳欲聾的聲音差點沒有震破緋沙子的耳膜,差點下意識又把門關上,在對方的怒視下走進了房間。

薙切愛麗絲很漂亮,在靜下來看的時候,更加有了這個認知,就算瞪著她的時候,她的鮮紅色的瞳孔也還是如此吸引人。

“怎麼了?突然就撇過頭…”

當琥珀色的瞳孔停留在對方脖子上幾秒後,緋沙子像是做了虧心事的孩子一般,將視線移到別的地方,標記過的痕跡,每次看到,就會想起那天的事情,雖然是被情勢逼著,但…

打從心底討厭不起那天的事情。

“沒什麼…”

“真是悶騷阿,難道是想起那天的事情了嘛?”

會心一擊,沒想到心思馬上就被察覺到,感覺又燥熱了起來,尷尬的搔了搔鼻子。

“…並沒有。還有,請把衣服穿好,肩膀都露出來了,太不檢點了。”

“現在很熱嘛!秘書子給我開空調得話我就不會這樣了。”

“...秘書子…?”

“不覺得發音很像嘛?而且比起A,秘書子更像是在一旁當做秘書的B不是麼?”

“請好好叫我的名字。…現在還不到開空調的時候,照妳這樣說得話,妳更像A不是嘛?”

“阿拉…”

沒想到愛麗絲會露出驚訝的表情,但緋沙子覺得自己沒有說出奇怪的話,不解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反應。

“原來妳很喜歡我的長相阿~真意外呢。”

“……”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