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繪】期末考試

 @积极删图 LEM桑生日快樂!!!

超喜歡您的圖的!


設定是最近的期末考試,大小姐沒被抓走,成功去山環節。

找緋沙子調情(並不)的一個平行時空。



天色還未全亮,早已經梳妝好的緋沙子看著手腕內側的錶,有些慌張小跑步的趕路,礙於昨天的升級考試,疲憊一天的緋沙子不免有些晚起,才造成現在要趕路的情況,山中很清涼,但緋沙子額上還是有汗水滑落。

喘氣著雙手撐在膝上,身體因為呼吸急促有些晃動,肺部的缺氧讓緋沙子難受,等待好不容易平復一點後,再次抬起手看手上的錶。

—…趕上了……

鬆了口氣,緊繃的肩膀也垂了下來,在呼出長長地一口氣後,緋沙子用著雙手拍著自己的臉,從臉上傳來的疼痛,讓她清醒了許多,接著是整理自己的衣襬,用手順了順剛剛跑步後有些凌亂的頭髮。

—…好了…!

接著從遠處,便能看見遠遠開過來的車輛,緋沙子難掩自己的笑容,看著車子緩緩的前進,並在自己眼前停了下來,琥珀色的瞳孔眨了眨,馬上幫後座的車門打開,並伸出一隻手。

車內的人也習慣性的將手搭在緋沙子手上,熟悉的觸感,輕輕地勾起手指的前端,將人帶出來,並且小心翼翼的護著對方的頭,以防撞到車子。

“歡迎您來,繪里奈大人。”

衷心的對著眼前的繪里奈說著,見對方勾起笑容,緋沙子就對一切都感到滿足,那雙晚霞般地紫瞳,與以往相比,更柔情似水了許多,而薙切繪里奈在成為總帥之後,也有了份穩重及成熟。

“就說妳好好休息就好…不用這麼特意…”

“我可是您的秘書,怎麼可能放著主人不管獨自休息的道理。”

雖然知道這是繪里奈為了她著想,但是緋沙子也有無法退讓的堅持,她以身為繪里奈的秘書為傲,自然的自己也要盡這份責任。

繪里奈微微苦笑後,才開始觀察著四周,清新的空氣,翠綠且茂密的樹林,明明天還沒全亮,但林中的生物們早蠢蠢欲動著,蟲鳴鳥叫,樹枝被吹拂擺動沙沙的聲響。

“現在時間還早吧,不如,我們散散步吧,緋沙子。”

“好的,請稍等一下。”

紫瞳有些疑惑,這才注意到自己秘書背上有個背包,緋沙子熟練的取出了各式各樣的東西,首先是裝著液體的噴霧劑,小心的對著繪里奈皮膚露出的部分噴著,接著再拿出了遮陽帽,為繪里奈戴上。

“市售的防蚊劑對皮膚不好,所以我用迷迭香的精油稀釋後,做成的防蚊液,山上蚊蟲很多,需要小心叮咬。一會太陽出來的話,有陽光及紫外線,所以先為繪里奈大人備著了。”

“嗯…謝謝妳,緋沙子。”

“不!這是我該做的。”

緋沙子高興的對繪里奈說著,對她來說,不管前期做多少準備都沒關係,但只要自家的主人能安全沒事,那她做什麼都值得了。
“那,走吧。”
“是。”
兩人慢步在林子裡,緋沙子習慣的跟在繪里奈後面半步,從後頭欣賞著自家主人的表情,現在她的主人很輕鬆,但眼角下微微的黑眼圈,還是讓緋沙子有些心疼,為了這次的考試,繪里奈也花了不少的心力。
“緋沙子…?”
剛好擔心的神情全被繪里奈瞧見,緋沙子趕緊收起表情,有些疑惑的表情回答著自家主人的呼喊。
“…是?”
緋沙子瞧著繪里奈的表情,慢慢的開始有些苦惱,最後逐漸臉頰邊的有些紅,想要說些甚麼,卻遲遲沒說出口,緋沙子不明白主人的為難之處,但願意等著繪里奈。
“那個…”
吞吞吐吐後才終於擠出了兩個字,視線也從緋沙子身上移開了,看起來自家主人苦惱的事情是無法那麼容易可以說出口的,緋沙子知道,主人偶爾也會有極度害羞的時候。
“果然鈴木老師那個輕佻男又用挑逗的語氣來接近繪里奈大人了麼?!”
忍不住的提高聲音,緋沙子再次的想起了在學校的時候,鈴木老師不斷的接近自家主人,每天送花,邀約吃飯,偶爾會讓繪里奈變得十分混亂。有時候會非常想要護上前,但實際情況卻不允許緋沙子這麼做,變成只能看著,看著那老師一步步地接近繪里奈。
“不…不是這樣的,緋沙子。”
繪里奈紅著臉慌張的揮著雙手,聽到這樣的回答,反倒是緋沙子鬆了口氣,至少,真的就像電話裡所說的那樣,有遠離鈴木老師。
—那麼…繪里奈大人又是在為難什麼事情了呢…
“緋沙子果然…一直因為這件事情生氣的麼?”
問題讓緋沙子一時之間有些無法理解,有些錯愕,又有些開心,更多的是察覺了自己的失職,然後是自責。
“我…十分抱歉…”
“不,緋沙子先不用道歉,我只是想知道…妳生氣的理由而已。”
“我的…理由嗎?”
斟酌著這句話緋沙子喃喃咬著這幾個字,有些為難的把右手放在脖子上,或許只是一個小小又自私的理由而已,但緋沙子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出。
“繪里奈大人您…您是獨一無二,也是日本唯一的,沒有人能取代您,如此高貴的您,怎麼能被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人輕佻的挑逗。實在是…太失禮了。我並不喜歡這樣。”
緋沙子有些臉紅,捏緊了自己的褲子,有些尷尬,思考著要不要說出口,最後還是深呼吸一口氣後,慢慢吐出。
“因為您是…我最重視…最重要的人了。”
繪里奈有些訝異,之後是愣在原地,張著嘴卻沒有開口,但緋沙子卻看見了像是蕃茄般紅透的臉,最後金髮主人有些乾巴巴的說著。
“…是嗎…”
“…是、是的…”
兩人都深深的低下了頭,明明是陰涼的林子裡,卻能看到兩個人的頭像是在冒煙一般,充斥著尷尬的氣氛。

 

***

 

逐漸的進入了軌道,比起第一天的慌亂,第二天穩定了許多,收入和第一天相比也成長,緋沙子雙手抱著裝滿玻璃瓶的箱子放下,隨著震動,玻璃瓶相撞出清脆的聲音。
身子挺起,習慣的使用右手臂擦著額上的汗水,利用小木屋所做成的商店,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一同考試的同學們,也都打過招呼後離開了,緋沙子也習慣性的留下來,整理打點最後的東西。
“給妳。”
“謝謝妳。”
在緋沙子眼前突然出現淡黃色的手帕,習慣性的回答後,並且接住,琥珀色的瞳孔對著手帕發愣,在記憶中好像在哪而看過,隨後看向了手帕的主人,十分熟悉的…
“繪里奈大人?!”
“快把汗擦一擦吧。”
“好…好的…”
捏著手帕,有些不忍弄髒手中的帕子,但不擦又有些失禮,稍微讓手帕吸了吸臉上留下了的汗水,看見了自家主人微微笑著,有些尷尬。
“等我洗乾淨在還您吧。”
“嗯,沒關係。”
完全沒有意料到繪里奈會過來自己的店鋪,緋沙子看著繪里奈,有些興趣的在店裡四處張望著,只能待在原地等待著繪里奈。
“廚房和外場流暢無阻,擺設也挺好的…還不錯。”
“謝謝您誇獎。”
“礙於身份,我也不能給什麼太多的意見。不過我相信妳可以通過的。妳可是我的秘書呢。”
“繪里奈大人…”
完全沒想到繪里奈是因為擔心自己而前來,有著無法說出的感動,明明她的主人在開始考試後也十分的忙碌,用著擴音器激勵著眾人,第二天大家努力了不少,緋沙子相信一定也是繪里奈的功勞。

接著與繪里奈簡單的吃了晚餐之後,緋沙子很擔心繪里奈便一起回到了總帥休息的木屋,緋沙子只要一看到繪里奈眼下的淡灰色,總是特別心疼。

“緋沙子,明天是最後一天,妳也要好好休息準備才是…”

緋沙子聽見繪里奈的話,有些驚訝後,搖了搖頭,對緋沙子來說,雖然現在首要任務確實是要通過考試,但生命中重要的事情,便是眼前的人。

食指貼在金髮主人右手的拇指下方的手腕之處,隨著心跳,食指下的脈搏也是相同速度的跳動著,緋沙子感受著,卻是微微皺起眉頭。

“繪里奈大人,這幾天的長途跋涉,您的身體其實已經很不舒服了吧…況且今晚晚餐您吃的也不多……”

繪里奈的表情有些多變,吃驚後變得有些尷尬,臉也紅了起來,本來以為藏很好的事情,卻一下子就被自家的秘書發現了,小孩子的謊言被戳破一般。

“…我沒事啦,緋沙子…”

“這可不行,疲勞累積的話,很容易就成病的。請您稍等一會,我現在馬上幫您準備藥膳。”

“…緋…”

紫髮秘書急急忙忙的就離開了,繪里奈伸出的手收回,有些苦惱,緋沙子有時候比起自己的事情,對她太過在意了,雖然很開心…

不一會兒,緋沙子端著有著清爽中藥喂的粥回來了,在放下來後,貼心的用湯匙翻動著,讓剛煮好的粥的熱度能降一些,才放到繪里奈面前。

“請用。”

“嗯,謝謝。”

繪里奈也對緋沙子的藥膳習慣了般,沒有過多的猶豫就放入了口中,緋沙子看著自家主人雖然不快但還是有恢復胃口的樣子,安心了不少。

“今天如果可以的話,請早些休息,總帥的工作雖然重要,但還是…”

“我明白的,所以,緋沙子別那麼擔心了。”

“但…”

繪里奈的笑容,確實讓緋沙子安心了許多,但還是無法確實放心,假如自家主人又看起資料忘了時間該怎麼辦,繪里奈的責任心很強,但有時候卻會忘記時間。

“不然,緋沙子今晚留下來麼?”

“…欸?”

許久相處下來,緋沙子明白,那是繪里奈偶爾撒嬌時候的語氣,有段時間沒有聽見,不得不說,對緋沙子來說衝擊還是很大,或者說有些加倍了。

“…緋沙子…?”

“不,我怎麼能…”

“畢竟最近獨處的時候,都有鈴木老師…來訪,我也想和緋沙子聊聊。”

“繪里奈大人…”

“還、還有…也希望…緋沙子不要再生氣了…”

繪里奈紅著臉小聲的說著,緋沙子忍不住用手遮住自己的嘴,自己的臉應該也很紅,也沒想到自己生氣會讓主人惦記這麼久…

非常的…開心…。

“…好、好的,我明白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