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繪】休假

緋沙子生日快樂。



在床上的金髮人兒翻了身子,陽光的照射下,細長的睫毛微微抖動著,像晚霞般美麗的紫瞳緩慢的睜開,還未清醒,看著從窗簾中透出的光芒,意識到已經白天了。

“…白天…了嗎…”

小聲的說著,閉上眼睛又蹭進了枕頭之中,她很少這樣自然的清醒,更多的時候,是由她的秘書喊醒她的。

“…緋…緋沙子……”

喊著這個名字,年輕的總帥才完全清醒般地瞪大了雙眼,慌張的從床上做起來,想從床沿站起,回憶像是潮水般地湧出,清晰了許多。

總帥扶著額頭,紫髮秘書的話才清楚的在腦海中迴盪。

“說起來…緋沙子說我最近太累了,讓我休假來著。”

—明明她跟著我也很累的……

無奈的嘆了口氣,雖然緋沙子是她的秘書,但偶爾也是會不聽她的話,像是,讓她一起休假怎麼樣都不肯。

繪里奈先是轉了轉脖子,將雙手舉過頭頂,試著將身上的經絡和肌肉拉開,好讓躺久的身體可以舒展。

來到了客廳的沙發坐下,迎來完全沒有行程到一天,卻有些不知所措,但也不能為了這種事情去打擾自己在工作的秘書。

—所以緋沙子果然還是要跟我一起休假嗎…

再心中抱怨後,繪里奈拍了拍臉頰,換上了運動的衣服,例行的到室內腳踏車上,握好了握把後,才意識到在上面貼了張便條紙。

‘請繪里奈大人運動時,請注意控制在一小時以內。’

熟悉的字跡,繪里奈看了一下後,開始一早的運動,嘴角掛著笑容,表情卻是有些不太開心。

“又把我當小孩了,這點事情我當然知道,笨蛋。”

過後,簡單的沖個涼後,繪理奈想要簡單的過個早餐,平時冰箱也都是自家秘書負責的,打算看冰箱有什麼食材就做些什麼事情,不料,最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已經用保鮮膜包好的早餐。

‘繪理奈大人辛苦了,一天最重要的來源是早餐喔。’

“绯沙子真是的…”

明明紫髪秘書不在,卻好像是先準備好許多之類的,不自覺得想到了自己還在休息的時候,绯沙子就開始寫著便條紙,帶著淡笑準備著早餐。

放入口中的食物,調理的很好,美味馬上在舌尖上散開。绯沙子真的成長的許多,手藝也在不自覺時,精煉了很多。但每次平常著绯沙子的料理,有一點沒有變過,就是一直不斷為她著想的溫柔。

“…不過…還有許多成長的空間…”

 

***

 

結果沒想到連遙控器和漫畫上都被貼了限制時間的便條紙,結果想著反正秘書不在,可以多看一些時間,但看了卻良心不安,熟悉的聲音一直迴盪在腦海中,到最後還是還是乖乖的放向遙控器或者漫畫。

想著沒有事情做了,抱著沙發上之前绯沙子買給她的企鵝抱枕,捏著企鵝的翅膀,但離某人下班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但自己好像也沒什麼事可以做了,輕嘆了口氣,總覺得沒工作之後就變的比較空虛了。

耳中傳來雷聲,紫瞳看向了外面,發灰的雲層已經越來越厚,但她的秘書基本上都會把摺疊傘放在包裡,大概是沒問題的,但…

“說起來昨天绯沙子有曬衣服吧…”

放下企鵝,繪理奈打開陽台,冰冷的風吹來,紫瞳微微瞇起。看著衣服不斷的在風中飄逸著,趕緊的將衣服拿下。

關上陽台玻璃的門後,外面瞬間狂風暴雨,一瞬間有些鬆一口氣,假如在晚一些的話,大概這些衣服全濕了吧。

“不過這些衣服需要折吧…但…”

─怎麼折來著…

把衣服攤開來,看著有些皺痕的衣服,繪理奈回想起當出面對洗衣機的那種無助感,但薙切繪理奈怎麼可能就此認輸呢。

─對…我要回想起來…當時在客廳的绯沙子…

“我記得…是…要先這樣把衣服甩一甩吧,拉整齊…?…嗯?”

把衣服舉高,上下的甩一甩,把兩邊扯一扯,接下來學著平常看到還沒穿起折好的衣服,照著印象中的折疊。

“…總覺得…有點微妙…”

不像想像中的那麼整齊,女王再次的遇上了生活上的困難,但是依然的不認輸,不斷的重新摺好,直到滿意了,繪理奈才用手臂擦了擦額上的汗。

把绯沙子的衣服拿到绯沙子的房間,跟以往的印象一樣,整潔乾淨,把衣服放上空著的桌上後,靠上了緋沙子的床沿,將臉貼上了被鋪上,绯沙子的味道撲鼻而來。

“…好像…有些安心…”

 

***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夕陽西下,不自覺因為自家秘書的味道睡著了,意識到後,臉有些脹紅,明明是無人的房間,還是尷尬的咳了兩聲,但隨後是因為姿勢不良而引發的肌肉痠痛。

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肩膀,自己很少有肌肉痠痛的時候,大多一有症狀,紫髪秘書就會幫她按摩,而且技術也很好,雖然繪理奈沒有去外頭給人按摩過。

“再拜託绯沙子吧…”

看了眼绯沙子房間的鬧鐘,離绯沙子下班還有一段時間,繪理奈將右手捏著下巴,思考的慣性動作,記得中午吃飯後還有剩下挺多食材的,那些食材應該做的出…

“嗯,差不多也是晚餐時間了呢。”

─…绯沙子大概會…很吃驚吧…

想到秘書驚訝的表情,繪理奈開心的勾起了笑容,她也很喜歡绯沙子的笑容,但同時也很喜歡她因為自己做些什麼事情,驚訝,臉頰又帶著紅潤的表情。

“我、我才不是因為想看绯沙子的表情…是想要,多加犒賞她而已!”

查覺到自己的想法,對著自己解釋。

 

***

 

轉開鎖匙,隨著鎖打開的聲響,緋沙子按下門把推開,以往回來的時候,她的主人總會跟在她身後,等她開門,但今天緋沙子身邊沒有任何人。

眼前的畫面還是有些改變的,在還未到家時,家中的一切是被黑暗覆蓋的,但今天開門,卻覺得有些小刺眼,白色的燈光照亮整個房間,倒覺得有些新鮮。

隱隱約約還能聽見鍋鏟碰撞的聲音,這些聲音在廚房已經聽習慣了,但在家裡聽到,有些小驚訝。

緋沙子很快就理解是誰在廚房中料理,驚訝的不是料理這個行為,而是在料理的人。

將鞋子脫下擺好,穿過客廳,果然看到系著圍裙,將金色長髮綁起的主人,正在廚房忙碌著。

琥珀色的眼睛眨了眨,比起平常餐廳或者學校的廚房中主人,好像又有些不同,並不是平時經常看到的廚師服,而只是極為普通居家衣加上圍裙。

—…真美啊…

“歡迎回來,緋沙子。”

輕柔的聲音傳進耳裡,像是一陣清風一樣,讓緋沙子從夢中醒來,回過神的瞬間,察覺到了自己的失禮,張著嘴巴想講些什麼,回憶著金髮主人的那句話,心頭中只有溫暖,肩膀也輕鬆了些,臉上有些燥熱,捏了捏自己的衣擺後。

“我、我回來了…繪里奈大人…”

“阿,不過晚餐還要等上一會…”

繪里奈表情有些小歉意,這表情幾乎是讓緋沙子嚇了一跳,雙手趕緊的來回揮著,連忙的對著自己的主人說道。

“不、不,沒事的。那我先去換衣服,然後也去放浴室的熱水,這樣一會吃完晚餐,繪里奈大人馬上就可以去沐浴了。”

還沒聽到主人的回答,緋沙子就衝衝離開,繪里奈看到緋沙子離去的背影,有些發愣,隨後勾了勾笑容,繼續自己的料理。

緋沙子回到房間後,有些鬆一口氣,完全不知道是因為匆忙地上來,又或者是隔了一陣子看到金髮主人,心跳變得特別快,右手放在胸前,幾次的深呼吸後,冷靜冷靜。

把自己的包包放上了書桌邊上,印入眼簾的是一些沒有那麼整齊但已經摺好的衣服,緋沙子有些疑惑,那些確實是自己的衣服。

—說起來…今天有下雨的樣子…是繪里奈大人麼…

平常的家事幾乎都是緋沙子一手包辦的,很容易可以想到,自家主人慌忙地去把衣服收下,做著自己不習慣的事情。

“明明是休假…還麻煩繪里奈大人了呢…阿,繪里奈大人還在等呢。”

有些苦笑,緋沙子趕緊點換完衣服,先去浴室把熱水放了,調整適合的溫度,假如燙傷繪里奈的話,緋沙子一定會自責的離開她吧。

“時間抓的剛好呢,緋沙子。”

等紫髮秘書回來,桌上已經擺好了金髮主人親自製作的精緻餐點,像是散發著光芒,像是藝術品一般。唾液看著餐點不斷的分泌出,緋沙子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家主人正在看著自己。

“只看著就滿足了麼?”

繪里奈雙手交疊著,下巴靠在手上,對於緋沙子的反應挺樂在其中的,然而,時間拉長的話,難得為秘書準備的料理,可能美味會就此流失。還是笑著開口提醒自己的紫髮秘書。

“…阿…?不、不是的,只是在想不愧是繪里奈大人。”

尷尬的坐下來,看到主人的笑容後,反而更加縮了縮肩膀,看到主人雙手十指相貼後,自己也做了相同的動作。

“我開動了。”

 

***

 

“那個…繪里奈大人,今天休假還好麼…”

調整了自己僵硬的身體,金髮主人不以為意的靠著自己的秘書,聽到緋沙子這個問題,眉毛有些挑起,本來捏著企鵝的手都停下了動作。

“繪、繪里奈大人…?”

“幸好绯沙子提醒我了呢。”

繪理奈壓低的聲音讓緋沙子有些慌張,飛快的思考著,是不是有哪些部分沒有做好,又或者說那些便條紙的提醒真的太令人反感了麼。

─明明是難得的休假…

“我…我…十分抱歉…”

忍不住的脫口而出,看到繪理奈的表情有些微妙的變化,最後還是皺緊了眉頭,像是有些無奈,嘆了口氣。

“绯沙子真的知道我不開心什麼嘛?”

不知什麼時候企鵝玩偶已經被放到一邊了,繪理奈撐起身子,有些的逼進绯沙子,處於弱勢的小秘書,只能無辜的用著琥珀色的眼睛看著自家的主人。

“對不起我…我不清楚…”

“我想也是呢。”

伸出右手,牽起了緋沙子的紫色髮絲,漂亮的手指正磨蹭著髮絲,绯沙子有些不明白,但看著自己的頭髮被玩弄著還是有些害羞。

“…下次…”

“诶?”

被拉回現實,卻沒有聽清楚自家主人說些什麼,只見著金髮的主人臉龐好像有些紅潤。

“下次…要休假的話,绯沙子也要一起,好麼。”

像是時間停止一般,明明是一句很好理解的話語,緋沙子瞪大了眼,像是失去了應有的理解能力。

“別在把我拋下了,知道麼?”

“阿…是 、是的…”

簡直是本能般反應的回答主人,然而繪理奈好像對緋沙子的回答很不滿意。

“所、所以…!為了彌補今天的失誤,緋沙子得跟我一起睡才行!”

“……诶?”

 

 

 

然後當晚绯沙子就失眠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