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绯繪】再朋友之後...

曾經大大跟我說想要看的交往以後的樣子。




一如往常的一天,新戶緋沙子站在自己主人的門口,深呼吸後,用著適當的力道敲著眼前的門,一下兩下,毫無回應,耐心的站了兩分鐘後,新戶才按下手把,在沒有主人的同意進了房間。

不屬於自己生活氣味撲鼻而來,有些熟悉又有點陌生,每次進房一瞬間,都有些沉浸在這香氣之中,直到發現自己對著主人有失禮貌為止。

像是做了虧心事一般的紅了耳根,躊躇了一會後,才慢步到床鋪旁,被單下隆起的小山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瞧進一看,對方還洋溢著略帶幸福的笑容。

“…繪里奈大人…”

輕聲喊著,小心翼翼的,像是對待這貴重物品一般,明明是打算喊主人起床的,卻又不忍心的將主人的幸福剝奪,只要看著主人,嘴角的笑意忍不住就會浮現。

希望她能一直幸福下去。

只是身為從者的她懷著的不大的願望。

但時間卻不允許現在的行為。

“繪里奈大人、繪里奈大人,早上了。”

足以吵醒主人的音量就足夠了,實際上繪里奈也不是那麼難叫醒,新戶苦笑著看著對方還有些不願意,但還是漸漸睜開的紫瞳。

“早安,繪里奈大人。”

“嗚…早安…緋沙子…”

等到繪里奈完全清醒之後,緋沙子習慣性的到門外等繪里奈換完衣服,讓身子輕輕的靠在門上,抬頭望著天花板,思考起自己的決定到底是正確的嗎?
在那次聯隊食戟的最後,被薙切薊說出‘妳不過只是從者’的當下,雖然有些羞澀,但還是說出了‘我…我是繪里奈大人的朋友…!’,就像幸平曾經告知過自己的一樣,不要只跟在她身後,而是努力在她的身旁。
只是成為朋友,緋沙子獲得足夠的幸福了。
“…緋沙子…~”
琥珀色的眼睛隨著呼喊眨了幾下,轉過身子再次按下門把,繪里奈已經換好了制服,在梳妝台前椅子上等著她,對上紫瞳,緋沙子馬上就明白了主人的意思了。
“我知道了。”
拿起了桌上的梳子,流利的順起了金色的長髮,當遇到頭髮糾纏之處,小心的撥開,不忍心痛著了主人,柔順的金髮在緋沙子的眼中看起來很耀眼,特別喜歡在梳的時候,那飄散出的淡淡香味。
“好了喔,繪里奈大人。”
“嗯…”
緋沙子看到繪里奈確認般的直盯著鏡中的自己,滿意的微笑後,與鏡上的緋沙子對上了眼,本來想藉著詢問自家主人什麼事情的,但繪里奈還是先開了口。
“…緋沙子…今天還沒有…”
“…阿…”
明顯可以看到從鏡子上印出的自己慌亂了起來,緋沙子有些緊張的吞了口唾液,還是有些不習慣。
“…那失禮了…”
繪里奈已經抬起臉,緋沙子則是深呼吸之後,用手勾了勾垂下的頭髮,緩緩的接近了繪里奈的臉後,閉上了眼,最後疊上了對方的唇。
閉上了眼後,所有神經都感受著唇上的觸感,還有淡淡地香氣以及吐息,五感所感受到的,都足以讓緋沙子昏沉,就像毒藥一般,陷入後就無法自拔。
在聯隊食戟之後的沒多久,她們便確認了關係。
離開後,看到繪里奈泛紅的臉頰,以及在唇上還未消散的觸感,都在告訴著緋沙子這是現實,不自覺地會想著,現在是否是有生以來最幸福的時候。
能這麼的愛著一個人,並且能跟在她的身邊,被她所需要。
彷彿像做夢一般。

 

自從繪里奈變成新的總帥之後,變得許多事情要忙,就算緋沙子盡量跟著繪里奈的所有行程,但還是有些不太適合她跟著的場合。

在離開繪里奈的時候,也只能乖乖地回學校上課,現在的學校回到了當時薙切仙左尉門閣下當總帥時的樣貌,每位學生都能自由的發揮創意,並且互相的專研料理。

“沒想到繪里奈大人現在變成了新總帥了…”

“…就算如此,當時想和她交往的願望有增無減阿…!”

偶爾會聽到類似的發言,就算不願意,但緋沙子偶爾還是會亂想許多,自己真的有資格跟在那位大人身邊嘛?

或許還有許多適合那位大人的人,像是在聯隊食戟與繪理奈一起合作做出超過一二席料理套餐的幸平,在追求勝負上擦出火花,彼此對於料理的執著,或許那樣雖然爭吵但目標相同的人更加適合一些吧。

抱著記錄行程的記事本停下了腳步,對於自己的不自信,像是陷入進無底沼澤,慢慢的沉下,不管在怎麼樣的掙扎,反而更加的往下,最後只能任由著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況且自己還是個女生,兩個女生的相戀,世人真的可以接受嗎?

假如到時候被眾人發現的話,對於言語累積起的給予人的傷害,她們能承受的住嗎?如果是她獨自一人承受就算了,但緋沙子所擔心的只有那個人,到時候那個人會幸福嗎?肯定是不會的吧?

‘你現在很幸福不是嗎?那就不要擔心了阿~’

有著和自己長相的人貼到緋沙子的背後,甜膩誘人的語氣吹進了她的耳中,那是緋沙子心中的惡魔,將她心中最深沉的願望展現出來,用雙手遮蔽了雙眼,讓她在黑暗中無法思考。

‘妳很愛她吧?那就不要放手了。遵從本心吧?’

惡魔的細語每天都在耳邊環繞著,好幾次想要放開對方,或許是自己的感情束縛住對方,懷疑著自己,但卻又不捨,不捨著對方,不捨著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每到最後都會被遵從惡魔。

“…我真是自私阿…”

 

振動聲。

看清了手機上顯示的名字後,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瞪大,隨之變得柔和,本來陷入死寂的空氣,瞬間活躍了起來,或許是錯覺吧,耳邊的漸漸被心跳聲填滿,姆指按下了綠色的按鍵,舉到了耳旁。

“喂,緋沙子。”

只是被呼喊名字,心頭就暖了幾分,一瞬間揪著心,所湧上的是無法訴說的喜悅感情,和無法壓抑住的愛意,想要在多停在這一刻。

“是,怎麼了嗎?繪理奈大人。”

連語調都有些無法把握好,瞬間有些尷尬,雖然知道對方看不到,習慣的搔了搔臉掩飾,但卻連這種尷尬卻都覺得甜蜜。

“今天提早結束了,我會早點回去。”

“好的,我明白了。那我會去接您的。接下來也沒有課程了。”

“嗯…緋沙子。”

“請問…什麼事情?”

“……”

“繪理奈大人?”

“……早點…過來…。知道嗎?”

稍微有些彆扭的語氣,緋沙子感到有些口乾舌燥,雖然在這之前,她的主人偶爾就會對她撒嬌了,但在確認關係後,撒嬌的次數好像變多了,每次都讓緋沙子招架不住,但卻忍不住的妥協。

“知道了,繪理奈大人。”

微弱的回應後,隨著相互道別手機的通話被切斷,但緋沙子過了許久才把手機從耳邊拿下,回味著最後的對話,看著手機的通話紀錄的名字,姆指輕輕的滑著。

─果然…好喜歡…。

 

“緋沙子…妳今天是不是有些奇怪?”

本來在玩撲克牌的緋沙子,看著提問的繪理奈愣住,連手中的牌都因此滑落,動搖的太明顯連緋沙子自己都感到意外。

看到緋沙子牌都掉了,繪理奈嘆了口氣,也把自己的牌放下,紫瞳看著自己的秘書,看到對方平靜像湖面紫色眼眸,只能把手放在膝上捏緊了自己的裙襬,從沒有想到自己的狀態會被主人看出來。

“我…不,我沒事…”

緋沙子所擔心的事情不想被繪理奈知道,況且大多是她自己的問題,加上她並不想讓繪理奈因為這樣的事情煩心,現在成為總帥之後已經很忙碌了,怎麼能…

“…什麼事情都沒有的。”

告知著繪理奈,同時也是在說服著自己一般,像個做錯事情的孩子低下了頭,對於沒有說出實話的自我譴責。

到頭來自己也沒有成長。

“…緋沙子。”

聽到名字後,抬起頭來,所見到的是自己所喜歡人放大的臉,驚嚇的慣性往後,對方的雙手放在自己的臉上,緋沙子完全不明白的眨著眼睛,但她知道她現在是逃不了了。

“繪理奈大…人…?”

“我不知道妳在想些什麼…但,我不後悔和妳在一起的事情。”

微微瞪大了眼睛,自己的不安一瞬間就被對方戳破了,當心中最在意的一件事情被知道之後,緋沙子有些慌亂,胸前雜亂的心跳也在證明著這一切。

貼近的臉很漂亮,認真的表情也表示著繪理奈並不是在開玩笑,手中漸漸的滲出了汗水。

“可是…我真的好嗎?”

哽咽在喉中的話,有些艱難的從口中吐出,盤旋許久的疑問,快壓抑的自己快喘不過去的不安感,想要持續下去,又缺乏堅持的能讓自己安心的情感。

“…或許比起妳,有更好的人配的上我…例如…幸平…。是嗎?”

“诶?”

“說中了呢,簡直一目了然呢…這樣吧,緋沙子。我來告訴妳,我所喜歡的人吧?”

愣愣的看著自家的主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些什麼,或許聽到答案之後,一段不長的幸福時間就要消失了,逃不了,對方戲謔的笑容,更加刺進了心中。

不想聽…。

“我現在喜歡的人,是個我睡醒睜開第一眼,能見到的人。對我的……要求,聽著雖然會慌張,但是還是順從著我,知道我工作很忙,願意幫我分擔,陪伴著我…十分的笨拙,卻乏自信,不擅長表達…但卻還是為著我著想。”

緋沙子還在琢磨著繪理奈的話語,但還沒得出答案,卻先被對方微微皺起的眉頭吸引住視線了。

“……?…繪…”

“所以…非妳不可。”

只是單純的四個字,就將所築起的不安所擊垮,不堪一擊。無法組織起的話語,最後卻只能感受到臉頰被往兩旁拉扯的痛覺。

“我可不允許你擅自離開。”

久違的命令,卻和以往的命令聽起來更加的柔和許多,無法說出任何回答,只有想抱緊的對方的衝動。

“繪理奈大人…”

已經無法停下的愛意。

“請讓我繼續跟隨著您…”

請讓我繼續喜歡著您。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