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繪】貓又



新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看著躺在床上的貓妖吐著半條舌頭,慢悠悠的舔著毫無毛髮的手背,紫眸飄向了身著粉色衣服的紫髪陰陽師,注意到視線的新戶,只能更加緊繃著身子,臉色發慌的回看。

整個畫面看起來就是陰陽師居然對妖怪戰戰兢兢,假如被外人看到的話,大概人們對新戶的評價會下降許多。

“請問…”

“你還有地方可以去麼?陰陽師。”

才開口,就馬上被眼前的貓又打斷了,雖然新戶聽說過貓又會變換成人型來勾引人類,然後……,但也沒有聽說過會讀心的貓又。

一瞬間讓新戶更加提心吊膽。

“像你這種把想法都寫在臉上的陰陽師,我想不需要讀心,稍微觀察就可以明白了吧。”

又被看穿了。

新戶張了張嘴後,啞口無言,看著對方跟陰陽師處在一室,毫不緊張,兩條尾巴在空中一甩一甩的,看的出來很舒適。

“關於…”

說出的兩個字,後續的話語讓新戶一瞬間遲疑了許多。

一開始她是被陰陽寮派過來調查山角處說發生的事件,從村民那打聽來的訊息,許多上山的人一去不復返,唯一逃回來的表示,他所見到的那雙紅色眼睛,抓住他腳的銳利爪子,絕對是妖怪沒錯。

新戶接受任務之後,馬上趕來,但在探查的過程中,什麼都沒有發現,等反應過來之後,夜色已經降了下來,新戶後悔自己毫無計畫的進山,思考了一會後,決定還是趕緊下山,但夜晚的山中,像是被一層如薄紗般的霧氣覆蓋般,明明記得上來的路線,現在連記憶都被霧氣遮掩,周圍的景色與印象中的相似,卻又有些不同。

不知過了多久,早已經汗流浹背,口乾舌燥,卻一點都走不出這山上的迷宮,步伐隨著疲憊開始有些沉重,意識被理智拉扯著,新戶努力的保持著清醒。

─如果陰陽師迷失在山上死亡的話,會不會成一個笑話。

新戶自嘲的想著。

直到視野中出現亮著澄黃燈光的木屋,新戶只記得自己拖著身子去敲門,尋求協助,應門的女子很漂亮以外,記憶變得有些模糊。

在陰陽師身體狀況恢復之後,才注意到對方身後晃著的兩條尾巴,和從髮間露出抖動的耳朵。

沒想到自己快要不行的時候,拯救自己的居然是妖怪。

“妳好像終於反應過來了。”

貓又端著碗,注意到陰陽師那吃驚的表情跟陰陽師說到,優雅的將碗貼到唇邊,慢慢喝起。

順說眼前的這鍋是貓又親自煮的,陰陽師的第一碗晚餐,還是給貓又餵的,恢復體力後,尷尬的接過貓又給的碗,又在吃了一碗填飽肚子。

隨後才發現眼前女子的不正常。

“不過明明是陰陽師,我覺得危機感還是需要在高點的。”

說得很有道理,陰陽師慚愧的低下了頭。

“但…我想一般的人類都會選擇在太陽還沒落下的時候回去吧。就算是,稍微有點實力的人也一樣。”

貓又將碗放下,新戶可以清楚的聽到聲音,但還是不敢抬頭,她已經感受到銳利的視線正在刺著她的腦袋。

“您說得很對…”

“今天妳就留下吧。”

“诶?”

完全不敢置信自己聽到什麼的新戶,只能發出讓貓又感覺特別傻的聲音,然後見到貓又的眉皺起。

“我說,妳就留下吧。”

 

***

 

新戶遲疑的原因,難道要去懷疑一個剛救了自己的人麼,在心中糾結了起來。

“關於最近山上的事情,請問您有知道些什麼嘛?”

最後決定換個委婉的方式,詢問著眼前的貓又,貓又的視線盯著陰陽師,新戶卻看不出紫瞳裡藏著些什麼,本來停止的尾巴,又緩緩的晃了起來。

“哦…我還以為會直接說妳是不是山上的主謀,之類的。”

貓又勾了勾笑容,新戶愣了愣,她終於知道書上所記載的,為什麼貓又的魅惑的這點被分為危險的等級。

“假如妳直接這樣問的話,我會當場殺掉妳的。”

但接下來所說出的話,加上貓又所散發出來的殺氣,敏感的陰陽師就像是被扔進了暴風雪的山中,就算憋著,但手的顫抖卻停不下來。

─如果貓又真的是敵人的話…

雖然不確定身上的符咒到底有多少,或者能跟眼前的妖怪拼命到什麼程度,但照自己的職責的話…

“一副就是想要殺掉我的臉呢,陰陽師。”

貓又收練了自己的殺氣,一點也不在意新戶對她的失禮,到不如說她們的關係本該就該這樣的。

“很可惜,不是我殺掉村民的。比起那些人的肉,我更喜歡自己的料理。”

晚餐確實很好吃。

陰陽師沒有猶豫太久,很快的就相信了貓又的說法。

“那,請問您對這件事情有什麼頭緒麼?”

“有是有…”

貓又先稍微停頓了一下,在看了陰陽師的模樣後,輕嘆了口氣。

“但你現在的實力應該會很吃力吧。雖然天賦是有的…”

“…诶?”

“這樣吧,讓我跟你同行。我就告訴妳。”

完全不理新戶的反應,貓又自顧自的妥協後,再次開口,新戶的臉滿是糾結,在不答應的情況下,她也不知道如何去找到這件事情的凶手。

“妳拒絕的話,我會當場殺掉妳。”

─…這是威脅。

陰陽師最後還是同意了貓又的提議。

 

***

 

四周的樹木像是發生了什麼巨大的災害般,倒的倒,斷的斷,而新戶身上的陰陽師服裝也變的破破爛爛。

倒臥在血泊中的,是隻醜陋的妖怪,當貓又帶著新戶找到它的時候,正是它在啃食村民的畫面,完全沒有再調查的必要了。

雖然很不甘心,但確實就像貓又所說的那樣,自己的實力跟那隻妖怪相差了一截,如果一個不注意,當場死亡也是有可能的。

要不是…

“十分感謝您…如果沒有您的話我早就…”

誠心的對著身旁一樣染著血的貓又說著,雖說幾乎都是那隻妖怪的血,突然被感謝的貓又好像有些嚇了一跳,不擅長應付這種事情一般,臉變的有些紅潤。

“所以…我早就說過了。以後好好秤秤自己的斤兩。”

“是…您說的是。”

聽到貓又的話,垂下了肩頭,經過這次,確實有許多需要反省的部分。加上還得練練自己的實力才行。

“...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不過我之後能抽時間來看看您麼?感覺,從您的話,可以讓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如果您能…”

“不能。”

話還沒說完就被拒絕了,新戶帶著微笑的臉瞬間變的有些尷尬,沒想到自己會被貓又討厭到這個程度。

但陰陽師仔細想想,大概貓又對她的第一印象就很差勁了吧。

“不要誤會了。”

“…哈?”

“我之後會跟在妳身邊,洽好我剛好也不想待在這山上了。我想,如果要看你的不足之處,直接在妳身邊看著會更清楚許多吧。”

“…等…??”

“你叫什麼,陰陽師。”

“...新戶绯沙子。”

“我是繪理奈,走吧,我也要去收拾行李。”

“…?等、等會阿…”


============================================


慶祝一下一二三老師的本宣。

總覺得找時間要好好來補一下,當初那作死的青龍,從不變心的大小姐。

獨自承擔記憶的大小姐不覺得就很堅強麼。

恢復記憶的青龍撒嬌也很可愛。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