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愛】作家與編輯─酒醉【復健短篇】



“诶嘿嘿~我回來了喔~新戶老師~”

一開門就撲到新戶懷裡的白髮編輯,現在正再用著讓人完全摸不著語調的語氣說著,慣性伸手穩住白髮的編輯,在聞到對方身上傳來的酒氣,就明白發生什麼事情了。

─但至今為止沒見過這孩子這麼醉過。

任由著醉醺醺的孩子在自己身上蹭著,輕嘆一口氣,幸好自家的編輯沒有在回來的路上發生什麼事情,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決定在她清醒過後要好好說教一番。

“我說─新戶老師─”

“嗯?”

“妳還沒對我說歡迎回來呢!”

臉頰像倉鼠一樣的鼓起,還有那因為喝酒而顯得紅噗噗的臉頰,毫無保留的撒嬌語氣,新戶一瞬間覺得薙切好像有些可愛,但只是一瞬間而已。

─不能和喝醉的人懟著來。

“嗯,歡迎回來。薙切小姐。”

“不要!”

“诶…?”

“叫我愛麗絲!”

話語卡在了喉嚨,對於突然的要求,新戶感到無所適從,有著的是尷尬以及…許的害羞。

“新戶老師不喊的話,我就要這樣一直緊緊抱著妳了喔!”

……

“…A…ali、愛麗絲…歡迎回來。”

結結巴巴的說出了口,捉著她衣服的手像是滿意的鬆了些,接下來印入眼簾的視,抬起頭對她傻笑的可愛表情。

“新戶老師叫我的名字了~”

“…說、說起來您不是答應過我…出去喝酒的話不會喝太醉的。”

雖然抱著自己的人體溫很高,但新戶好像在看到對方笑臉之後溫度也高了一些,趕緊又找其他的話掩蓋住自己的尷尬。

“嗚…原諒我嘛─”

“…我明白了…總之…我們先進去,然後你喝些水吧。”

“好的~”

 

直到目前為止都很順利的,喝醉的白髮編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照顧,現在只是擔心手中握著杯子坐在沙發上的編輯。會不會把手中的杯子灑了而已。

這麼想著的作家便坐上了編輯的邊上,瞧著依然泛紅著臉的編輯,正乖巧的小酌著水。

“說起來…”

“嗯?”

“…新戶老師很喜歡我的臉吧?”

─嗯?我剛剛聽見了什麼…

看著編輯把水杯放上了桌上,眨著鮮紅色的眼睛看著新戶,但新戶對於這個問題什麼也無法說出口。雖然真要說得話,白髮編輯的長像確實很符合作家的喜好,但…

─…怎麼可能直接告訴本人。

但老等不到答案的編輯,隨著時間消耗掉了耐心,看起來就像個鬧彆扭的孩子一般,接著整個人再次撲上了前。

“明明…”

雙手撐在了新戶的腰側,對於兩人的距離絲毫不在意,在先紅色的瞳孔中倒映著新戶的臉,但那抹鮮紅卻沒有以往那麼鮮明。

“明明只要新戶老師主動點的話,就能看見我更多表情的。”

委屈的聲音,平時經常都可以聽見白髮編輯的抱怨,對新戶來說也聽習慣了,但這句話讓新戶腦子有點轉不過來,眼看著愛麗絲靠了過來,身體卻做不出什麼反應。

不是預料中的畫面,讓新戶有點鬆一口氣。

…可能有點失落。

白髮的腦袋靠著作家的胸前,新戶伸出手,有些想確認是不是酒精發酵而睡著,還沒碰到肩頭,就看到那顆腦袋有了動作。

“…好快…”

“…什、什麼…”

“…心跳那麼快…新戶老師很早就對我心動了吧─”

嘴唇被指腹頂著,把視線從食指移開後,泛著櫻色的嘴唇,正勾著邪魅的笑容,不得不說,挺適合她的。

“啊啦,好像更快了…”

“…薙切小…”

“是愛麗絲喔?”

笑著用指腹撫著唇的形狀,最後在唇珠輕點一下,手便收回去了。視線順著手的動作看過去,停留的地方是潔白襯衫的領口。手指靈巧的將扣子一顆顆解開,敞開的布料間,白皙的皮膚,以及…

“…等、等等…”

作家像是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神經系統終於回歸到腦袋的控制下,抓住了那隻手,開口制止白髮的編輯。

“…果然是…新戶老師呢…”

先是輕笑了兩聲,讓手竄出了作家的手掌後,手指放入對方的指縫,輕輕的扣住,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愛、愛麗絲…”

“新戶老師慌亂的模樣很可愛喔─但果然…現在這樣就行了…”

編輯的眼神變得柔和了許多,將與作家牽在一起的手舉在臉龐,貼上了自己的臉頰,作家可以明顯的感受到編輯臉上邊高的溫度。

“我喜歡你喔。新戶老師。”

 


============================================


沒有緋愛吃,只能自割腿肉了。

還是很期待其他人寫緋愛的。

然而不會有人寫的!!!(自暴自棄(哭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