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繪】關於忠心?

總之是個很煩很煩的緋(喂)

來自靈武司兵器簿的paro。記得是初中那時看的,突然想起裡面有個忠犬跟緋很像就拿來寫了(喂)

面對緋繪我只能寫出很煩的緋了(喂



金色的長髮隨著主人的動作而在空中飄逸著,手上簡單而華麗的太刀將眼前的帶著紫色晶塊的一人高的野狼一刀兩斷,絳紫色的眼睛看著四周,確認了沒有別的氣息之後,長吐一口氣。

“辛苦您了,繪里奈大人。”

隨著手中的刀這麼一說後,刀子發出了明亮的光芒,站在金髮少女前的,是一位身穿日本武士服裝的紫髮少女,雖說不到絕世美顏的程度,但是十分的耐看。少女對著繪里奈微微一笑。

“現今我擁有的’契文’您都熟練的許多了,真不愧是您。”

琥珀色的眼中帶著笑意,繪里奈看了一會後倒是撇頭,只覺得有些燥熱,並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耳根有些紅。

“這不是當然的,你想想我們在森林住了幾天了,緋沙子。光是要面對’附身月使’,就算不願意,為了保命還是得使用你的契文跟他們戰鬥…”

“是的,您非常的努力。”

─真不愧是我的主人!

自豪地看著與自己契約的主人,叫做緋沙子的戰器十分的自豪,不過自己卻是一個與眼前的主人配不上的戰器,本來是個早就被扔在戰器塚,已經不被人需要的量化種,但是被繪里奈從那被遺棄的武器堆中找出來,命令她成為她的武器。

但緋沙子覺得,也許是那一天讓他的人生都有了改變了吧。

太刀。緋沙子。四輪。量化種。從等級在單葉開始被繪里奈找到,之後一路的培養到現在,從被找到的那刻開始,緋沙子就已經不斷地告誡繪里奈自己是個殘次品才會被扔在戰器塚,到現在也是,但繪里奈卻從來沒有要將他丟棄,也沒有要去尋找其他較高等的戰器。

明明已經是幻靈武司等級的的靈武司,卻不願意和其他高等級的戰器簽約,帶著緋沙子走在鎮上的時候也一直收到不友善的眼神,覺得繪里奈像是糟蹋自己的能力,老實說,緋沙子也這麼認為。

─她值得更好的戰器。

“我的戰器只能是緋沙子,其餘的我都不需要。”

那天,繪里奈好像再也聽不下去緋沙子讓她去與其他高等級戰器簽約的話語,絳紫色的眼睛堅定地看著紫髮少女,對她說出了這句話,緋沙子很想反駁,但是主人的眼神像是讓她不准開口說其他多餘的話語一班,緋沙子只能硬生生地將其他話語吞回去了。

“…一切聽命於您的,我的主人。”

只能在那堅定的話語之下,單膝跪下的對於主人誓言著。

 

月光照耀在森林的各處,繪里奈早已經在緋沙子準備防止’附身月使’靠近的藥草上沉沉睡去,為了保護主人,紫髮少女只是有些呆然的看著他們升起為了保暖的火焰。

“…這樣下去真的可以麼…”

從沉思中回神,到了金髮主人身邊正坐看著主人睡得安穩的側顏,她的主人是個天生的武者,加上契約力和共振力都十分的強大。如果有著更好的武器的話,緋沙子覺得自己的主人一定能成為世界上一個極有影響力的人吧。

但這也代表著,自己將會被繪里奈放棄。

琥珀色的眼神又變得暗沉了一些,像的一隻被拋棄的動物一般,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對方那因為長期戰鬥而長繭的手,隨著不安的心情,手握的力道又變得大的些。

其實自己不想被繪里奈放棄,讓繪里奈讓緋沙子又有重生的機會,被找出來的,被那隻溫暖的手握住握柄的那一刻,本來死去的一切像是重回了光明一般,隨著朝夕的相處,緋沙子想變強大的想法就會更加的深刻,然而自己的一切早就已經被注定了,只是個低等的武器而已。

不管自己在吃多少的星靈力,但等級卻遲遲的上升不了,反倒讓主人變得更加的辛苦了,也隨之的契文的熟練度上升也是理所當然的。

“至少…在您有新的戰器之前,讓我一直保護您吧。繪里奈大人。”

─就算豁出自己的性命也沒關係。

將繪里奈的手放到自己的額頭上,對著月光,對著主人,加上對著自己說著。

 

今天很難得的獵到了隻兔子,緋沙子細心的將兔子清洗、消毒,將肉切倒是當的大小之後,用樹枝穿過肉塊,架到火堆旁,看著肉塊慢慢被熱得出汁。

“…緋沙子…”

也許是被兔肉香燻得起床了吧,緋沙子轉頭就看到頭髮有些凌亂的金髮主人,揉著眼睛搖搖晃晃地朝自己過來,帶起一絲苦笑,緋沙子便起身扶助主人的身體,讓她坐到一旁。

“請稍等我一會。”

熟練的拿出容器,將事先準備好的清水注入其中,手中拿著乾淨的布料,稍微醺了些水之後開始為還沒清洗的主人擦拭著臉。看著主人慢慢清醒的模樣,這下子繪里奈才察覺到緋沙子在做些什麼,有些驚訝地跳了起來。

“這、這種事情我自己來就行了…!別把我當小孩子!”

奪走了緋沙子手中的布料之後,背過身體的擦自己的臉。

“那個…繪里奈大人…”

“…什麼?”

依然是頂著亂翹頭髮的繪里奈,緋沙子看到這樣的主人不自覺的帶起笑容,在心中對著自己說今天的繪里奈大人好可愛,走到了金髮主人的面前,手指伸進了金色的髮絲之中,順著頭髮一路往下的將頭髮順開。

“…?!?!”

“雖然這樣的繪里奈大人也很可愛,但…這會讓你更加的美麗。”

將頭髮整理好後,緋沙子像是真情流露般的吐出這句話來,像是沒看見臉已經變得燒紅的繪里奈,確認完繪里奈的頭髮,又跑到火推旁確認著兔肉是否熟透了。

“…笨蛋!”

“恩,已經熟透了…繪里奈大人?”

無辜模樣的琥珀色眼睛正看著好像正在生氣的繪里奈,某位紫髮的太刀戰器完全不懂為什麼自己的主人突然就生氣了呢。雖然生氣的模樣也十分可愛就是了。

─阿…難道是…

先將其他的兔肉放離火堆遠一些的地方,自己拿著已經熟透的兔肉走向繪里奈,撇嘴抱胸的模樣表示主人還在怒氣中,看到緋沙子走過來也只是挑了挑眉,紫髮的戰器只是對著冒著煙的兔肉吹氣,確認了一會。

“溫度已經變涼了一些了,請繪里奈大人趕緊吃吧?”

“你、你到底把我當什麼…小孩子麼?”

“您是我唯一的主人阿。”

歪著頭看繪里奈因為自己的話震驚,然後轉為無奈地垂下了肩膀,最後拿走兔肉到火堆旁吃著。

“…唉…笨蛋緋沙子。”

只能聽見嘆息聲後面的喃喃自語聽不清。

─您也是我的存在意義,繪里奈大人。

看著那弱小卻強大的背影,緋沙子在心中這麼想著。



==========================================

靈武司:是使用戰器的人類,也有分等級,只要知道大小姐很厲害就行了。等級越高的便可以跟越多戰器簽約,拿血統高的戰器。

戰器:給人類使用的武器,需要靠著打倒附身月使獲取星靈力,差不多是吃飯的概念(喂)到一定的輛可以升級。不過通常戰器這個種族是被人類瞧不起的。

附身月使:從月亮下來的種族,人類的敵人。

契文:與戰器簽約之後,可以獲得的戰鬥技巧,等級越高契文越多。

量化種:總之是最低階的武器。類似血統。

戰器等級:單葉、雙翼、三芒、四輪,五弦、六星、七痕、八月、九耀。


應該沒什麼需要科普的吧(喂)雖然也不會繼續寫下去就是了。

總之就是一個很自卑很喜歡大小姐的武器,希望他可以變得更好,但又不希望自己被扔掉的糾結感(。

评论(4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