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繪】失誤

復健中(。




新戶緋沙子是一名飯店的服務生,不得不說雖然工作內容雜多,但也頭一次遇見這樣的狀況,自己待的飯店算是比較高級的飯店,所以也服務過許多有權有勢的有錢的人們。

 

推著幾人份的餐點到客人的房間內,但房間裡面的客人只有一個,看到餐點時,驚訝下帶著一絲苦惱,新戶看到客人的模樣想開口詢問她是不是送錯了,但客人還是讓她先把餐點全放下。

 

─…這些量一個人吃的完麼…

 

“我想是吃不完吧。”

 

絳紫色的瞳孔緊盯著新戶,新戶則是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有些害怕的轉過頭,新戶怎麼想也沒到自己的內心話會這樣脫口而出,而且還是在客人面前,趕緊的停下手邊的工作,因為羞愧而雙手不斷戳著,挺直起腰幹,深深的低下頭。

 

“十、十分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不…一般人看到這樣的量也會感到疑惑的。”

 

金髮的客人輕輕的嘆了口氣,面對桌上豪華菜色無奈又增加了幾分,絳紫色的眼睛再次放到了紫髮的服務生身上,眼睛毫無顧忌的打量著新戶的全身,新戶抿著雙唇,完全不敢制止這樣不算有禮貌的視線。

 

“這樣吧,你留下來陪同我一起吃這些餐點吧。”

 

“不不不,這怎麼行呢。”

 

因為客人的話而愣了一下,隨後馬上擺著雙手否定掉客人的說法,自己只是一個服務生而已,而且跟客人吃飯的服務生聽都沒聽過,況且這也不是那種奇怪的店阿。

 

“怎麼樣才可以同意?老闆的同意麼?”

 

“那、那個…假如是老闆直接下來的命令的話…”

 

金髮客人聽完後只是點了個頭,順手拿起了桌上擺放的手機,在屏幕上戳了幾下後放在耳邊。新戶望著這一連串的動作,才驚覺到有些不太對勁。

 

“客人您先等等,我明白了,用不著直接撥給我們老闆,請您先掛斷這通電話吧。”

 

金色的眉毛挑起,看著紫髮服務生有些慌亂的模樣,再次輕嘆了口氣,自己只是要找個人處理掉眼前的食物而已,過程如何她其實都沒特別在意。掛斷了還在通話中的電話,再次看著那緊張的服務生。

 

─我就…這麼可怕麼?

 

“不好意思,能否稍等我一下呢。我先跟主管說一下。”

 

獲得同意之後,新戶將掛在窄裙後的無線電拿起,被對著客人對著無線電小聲的說了些什麼,只聽到無線電那端傳來驚恐的聲音,放好無線電之後,新戶習慣性的調整好自己的領帶,深呼吸後重新面對客人。

 

“那、那個…沒問題了。客人需要我做些什麼嗎?”

 

“剛剛你那裏傳出悲鳴聲,沒問題麼?”

 

新戶微微的望向遠方,口中對著客人說著沒問題,但心中卻位自己的兩位後輩默哀了一會,一個是細心的藍髮後輩,另一個則是元氣的橘髮後輩,兩個都是好孩子,雖然讓她們陷入了危機,但是自己也還在危機之中阿。

 

─雖然幸平那傢伙是前輩,但是總覺得很不靠譜阿。

 

“要求阿…我想想…”

 

新戶看著金髮的客人獨自陷入沉思,趁著這時候,新戶終於能好好的看清楚這位客人的樣子,雖然沒仔細看就覺得很美麗了,像這樣靜下心的看著,感覺又更加美麗了些,偏長的睫毛,櫻色的嘴唇,晚霞色閃爍光芒的紫色瞳孔。

 

又再次吸了口氣,閉上眼睛提醒著自己現在是在工作中,而且這樣擅自的看起客人的臉什麼的,成何體統呢。

 

“……那就,像個朋友一樣,跟我一起吃飯吧。”

 

“朋、朋友麼…?”

 

眨眼的望著對方,不知什麼時候對方的臉上多了一片紅潤,咀嚼的對方的話語,新戶得出了大概是想一起吃飯不那麼尷尬吧,但又不太明白為什麼對方的眼中有一絲的擔心,新戶放棄繼續多想,這是客人的要求而已。將腦中客人的名冊翻了出來,想起了眼前客人的名字。

 

“那就…咳…恩…薙切小姐,我叫做新戶緋沙子。”

 

“朋友的話,不會這樣稱呼的吧。咳…緋、緋沙子…”

 

一瞬間好像變的有些躁熱,還有心臟在那一瞬間有些大力的跳了一下,新戶晃了一下頭,這些一定都是錯覺,好聽的聲音向是在腦中揮散不去。

 

“那、那就…繪、繪里奈……小姐…”

 

吞吞吐吐的,結果還是把敬稱說了出來,繪里奈起來很不悅的樣子,嘆了口氣還是妥協了,兩個人都坐到了擺滿餐點的桌子旁,但尷尬卻佈滿了整個房間,等著繪里奈動筷品嘗,新戶才小心翼翼的吃起餐點。

 

“…請問,…繪里奈…小姐…為什麼您會點那麼多…餐點呢?”

 

美麗的手指動作因為這句話而停下,新戶有些疑惑的看過去,心中出現的想法是,難道菜色不合胃口麼…

 

“這是…那個…因為是…第一次嗎!”

 

“诶?”

 

─什、什麼….什麼的一次…

 

愣住的新戶心中有了千百萬個疑問,對於這三個字組成的詞語,雖然不願意,但是腦袋還是會想去別的地方,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請問…您說的是指什麼?”

 

“第一次…用電話點餐的…為什麼你們服務人員要那麼咄咄逼人,一緊張就…!”

 

─阿…是四宮前輩接的電話吧。

 

瞬間在腦中將所有事情理了清楚,回想起那位帶著眼鏡粉色頭髮的前輩,那說話毫不客氣的模樣還能做服務業也真是,不,平常不會這麼不開心的,新戶腦中自然的浮現了紅髮男子的臉。

 

─一定又是他惹四宮前輩不開心的吧。

 

“那個…這應該算是我們的不對。請您不要介意。”

 

趕緊開口安撫眼前的金髮客人,讓她慢慢的冷靜下來,還能一直聽到一直小聲歲念的說著”對…都是妳們的錯…所以才會…”

 

新戶苦笑的看著因為有些惱羞的繪里奈位了掩飾而埋首於餐點之中,終於算是把一個心中的疑惑給理清了。

 

─不過朋友這個事情…不好問吧…

 

偷偷的望了眼金髮客人的側臉,現在新戶24歲左右,感覺她也是差不多年齡的樣子,真的要成為朋友的話,身分也差了大多了。

 

─如果要成為朋友的話…不對,我怎麼會有想跟客人成為朋友的想法呢。

 

再次把精美的食物放到口中,好像變的有一絲苦澀感,還在苦惱的時候,掛在窄裙邊上的無線電突然響起,差點被在口中的食物給嗆著了。

 

“新戶你要偷懶到什麼時候!還有許多客人需要接待,什麼客人的要求,現在飯店人手短缺,沒時間特別服務,趕快給我回來。”

 

“阿…是、是的!”

 

習慣性的挺直身體,提高了些音量,對著繪里奈說著一些抱歉的話語,新戶在心中有些擔心著繪里奈會不會又說要打電話給老闆之類的。

 

“不,這樣就夠了…在過幾分鐘請人收拾吧。”

 

“哈…我、我明白了。十分對不起…如果下次還需要…呃…”

 

─我再說些什麼阿。

 

繪里奈聽到這句話好像也有些微微睜大眼睛,新戶這一瞬間有種想鑽進洞裡的衝動,但還是忍了下來,從身上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名片,盡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這是我的名片…恩…為了防止再點錯餐點的情況,您下次需要的話,請打名片上面的電話吧。…诶都…如果還需要我假扮朋友,到時不忙碌的話,我也可以幫忙的。”

 

“…朋友麼…”

 

接過名片的繪里奈看著白紙上的字,喃喃的低咕一句話,新戶則是沒特別在意,忡忡的告別後,就從繪里奈的房間離去了。

 

新戶輕輕靠在門上,用手為自己搧搧風,想將臉上的熱氣搧去,苦惱著自己到底都在做些什麼蠢事,嘆了口氣,不過現在的臉一定紅得不像話吧,希望不要被其他人發現。

 

─我到底在做些什麼阿,工作工作。

 

 

 

 

 

“呦,新戶,聽說你被挺有錢的客人抓去。我們飯店可不提供特殊的服務喔?”

 

“幸平創真!再說什麼傻話,你趕緊去做好自己的工作,不然四宮前輩又要發火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