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曜梨】契約【人物可能ooc】

 @SDFR 

提前把生日賀文寫出來,雖然經常被安利曜梨,然而還是沒有入坑233

所以不熟的情況下可能ooc(。

沒有後續,沒有後續,很重要所以說兩次(。

以下正文







夜晚的學校很寧靜,與學生鬧騰的白天不同,但這份寧靜有些靜的詭異了,靜到讓人有些毛骨悚然,隨時出現些什麼都不會讓人覺得訝異,走廊盡頭有個穿著與現代風格不同,穿著古代樣式的狩獵服,灰髮亂翹的矮了些的女生。

 

“唔…夜晚的學校還真毛骨悚然阿…不過,這個寒氣大概是…妖怪發出的吧…嗚嗚,好冷阿。”

 

雙手抱著雙臂,有些發抖似的上下磨蹭著,湛藍色海洋般的眼睛也瞇了起來,感覺全身真的很不好受似的,看著長長的走廊,有種一個不注意就會迷失在妖怪的把戲之中,無奈地嘆了口氣。

 

“鞠莉醬派給我的工作…總覺得一大部分是不懷好意的,現在一定在暗中取樂。”

 

腦袋浮現出了那個金色頭髮的義大利人的笑容,有時候他總會浮現出好像看透一切的笑容,灰髮女生突然覺得自己背後的涼意又增加了一些,趕緊甩頭不去想那個人。

 

渡邊曜,今年16歲,是這所高中的二年級的學生,卻是從安平時代時眾所皆知大陰陽渡邊家族的後裔,雖然說是陰陽師,卻不擅長占術、咒術、祭祀、祈禱、曆法制定、天文觀測等,只擅長退治妖怪,而且體內的靈力可不是一般陰陽師可以比擬的。

 

“說起來...無人的教室有鋼琴聲什麼的,根本就像是校園七大不可思議嗎…難道不是無害的小妖怪在鍵盤上亂蹦出的聲音麼。不過……”

 

一路上走來都沒看見活潑亂跳的小妖怪總覺得有些奇怪,就像是整個學校都被支配了一般,況且…

 

─剛剛投出去查看的式神也沒回來…靈力也被斷開了…

 

十之八九是被消滅了吧。在心中肯定的說著,一般的小妖怪可是沒有能力對式神出手的阿,只會玩一些惡作劇而已。默默地嘆了口氣,看起來鞠莉就給他派了很麻煩的退治工作了,好幾次都差點命在旦夕的。

 

無奈地抓亂了自己灰色的翹髮,畢竟是上司出的任務,自己也無法違背。況且報酬幾乎都是從任務中取得來的,也多虧這樣生活上沒有什麼匱乏的。

 

“惹了那個人沒有任務就糟糕了…希望這次不要再出什麼亂子了。”

 

鋼琴教室就在眼前了,伸手摸了摸衣服裡早就備好的符咒,有些緊張的吞了口唾液,默背自己早用了許多次的咒術,低著頭定下心來,但睜眼印入眼中的卻是被劈成兩半的式神紙。

 

─真是不吉利阿…。

 

琴聲斷斷續續地從教室裡傳出,並不像是小孩子亂打在鍵盤上的聲音,則是由音符交纏而成的優美音樂,時而高亢,時而淒涼,但是在那音樂的餘韻後頭,卻是寂寞。

 

打開門後,不祥的暗色瘴氣從中衝出,曜秉住呼吸,一個不注意可能就會被這瘴氣混吞噬,抽出一張符咒,忍著全身上下傳來的不適,冷汗已經濡滿全身,默念完咒術,瘴氣散去,透明的結界包裹在曜的身體四周。

 

“問汝…就是你打攪吾的麼?”

 

酒紅色的頭髮違背了地心引力飄了起來,女生的聲音,像是不存在這個世界的聲音一般,在曜的腦中響起聲音。湛藍色的眼睛睜大的看著對方,那個妖怪是女生人形的樣子,懷著殺意的金色瞳孔盯著她。

 

─…會、會被殺掉…

 

生存意志本能地浮現出來,但是雙腳卻在原地不敢動作,牙齒因為太過害怕而不斷地顫抖著,這與以往遇到的妖怪都不同,接近鬼神的存在,等級差距太大了,如果對方有意的話,曜現在可能就變得跟式神的殘骸一樣。

 

“…汝發不出聲了麼?陰陽師的後裔。”

 

對方緩緩走向了曜,潔白細長的手摸向了曜的臉,用手掌撫摸著曜的臉龐,看著那害怕的表情輕笑,輕輕的拇指放上了曜的下唇,描繪著下唇的形狀。

 

“弱小的人類阿…或許汝那龐大靈力…可借吾一用。”

 

鬼神愉快的模樣舔了自己的嘴唇後,毫無預警與曜的嘴唇緊密貼合,體內的靈力像是被對方吸取般的快速流失,同時左肩上也傳來灼熱的疼痛感。

 

“這樣…與汝的契約便完成了。以後,汝的靈力將成為吾之糧食。”

 

“契約…什麼契約…?”

 

疼痛消失之後,印在左肩上的是一個不祥的圖騰,已經故不上初吻被搶走這種瑣事了,只能癱坐在地上呆然的看著鬼神美麗的臉。

 

“吾不願傷人,無心惹事,需汝做吾的去處。吾名櫻內梨子。汝呢。”

 

“…渡、渡邊曜…”

 

只見梨子聽見名字後眼睛有些睜大,”是麼…渡邊的後裔阿…”。輕輕的點頭後好像認同了眼前這個灰髮亂翹的陰陽師。

 

“之後只需將吾帶去鞠莉哪,便會告知汝一切。”

 

渡邊曜,年僅16歲還未成熟的陰陽師,便與一個高等的鬼神簽了契約,而且還可能是被熟人坑掉的情況下,手摸上了左肩不祥的圖騰,有種未來會發生大事的預感。


评论(14)

热度(24)

  1. SDFR刃刃刃 转载了此文字
    好的,后续呢!我梨真攻,曜日常怂(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