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愛】宅配

揮舞邪教的大旗

我們老師告訴我們,要拜託便利商店的店員正確方式

"用很嗲的聲音,嬌嗔並妞動麻煩他把郵戳日期倒轉"

這就是這篇的由來?幸好今天下午上課的時候就有把一些對話弄下來了。





新戶緋沙子工作的地方是一般隨處可見的便利超商,被店長分配到了深夜的時段,雖說是深夜,但新戶現在精神卻挺飽滿的,站在櫃台前看著沒有什麼人的店內,依然挺直著身體,沒有半點鬆懈。

 

而和她被分配到同一時間的同事是個藍髮的少女,在這個時間的理由好像是不適合站在櫃台前,因為太過緊張手忙腳亂的,有時候還會多給或少給找的零錢,暫時與新戶搭檔,是希望新戶可以多訓練她,況且深夜的顧客也不多。

 

環顧一下店內,現在是沒有什麼客人,但是新戶卻有些擔心,特別是從後方倉庫處傳來的小小啜泣聲,那孩子現在正在跟倉庫中的庫存奮鬥著吧。

 

─要不要去幫忙呢…

 

在這個時段說輕鬆也不算輕鬆,最大的敵人是自己的睏意,第二個敵人則是上一個排班的紅髮傢伙,新戶嘆了口氣,想到那個人心中有湧上一股火,總是自顧自地將倉庫幾個東西私自的拿走,讓盤點的時候核對的很困難。

 

─真不懂店長在想些什麼…

 

店裡的自動門打開,配上了進門的提示音樂,新戶習慣性地說出了歡迎光臨,印入眼睛的是一顆白色的頭,看到的瞬間,新戶的笑容有點僵硬在空中。

 

說實話,新戶不太擅長應付眼前的這個客人,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覺得她是位美麗的人,不小心與對方對到眼,讓當時的新戶有些小尷尬,對方只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繼續看著商店的商品。

 

從那次之後,這位白髮客人變得經常來光顧他們的超商,有時候沒買東西,只是進來逛逛看看,有時候會買杯咖啡在店內的休息區發呆,而她在的時候,她的視線總肆意的放在新戶身上,像是觀察她一樣,看回去,是她不變的笑容。

 

記得一次為她泡咖啡的時候,才轉過頭,出現的是她放大的臉在前面,要把新戶看清楚一般,十分貼近的上下觀察著,然後看到了新戶的名牌,笑意變的更大了些。

 

“哼~是叫新戶醬阿~吶吶,給我你的聯絡方式吧?”

 

“什…?!”

 

將零錢放到她手中的時候,她直接握了上來,十分愉悅的樣子,新戶當下完全不知道該對眼前的人說甚麼才好,但是新戶從這時知道了一件事情,她是一位很不正經的人,雖然十分的美麗,新戶還是果斷地拒絕了這位客人。

 

“真可惜呢…明明有時候一直盯著人家看,還以為你對我有好感呢。”

 

“不,我怎麼可能做出對客人這麼不敬的事情呢,不過讓您不愉快的話,我很抱歉。”

 

“沒關係喔~新戶醬,反正下次還有機會嘛,拜拜~”

 

看著那位客人對她揮了揮手之後,消失在自動門的另一方。覺得這位客人好像比想像中麻煩,但卻又討厭不起來,總結來說剩下的心情是無奈吧。

 

─…跟個小孩子一樣。

 

之後新戶也不知道為什麼,像是對方刻意的一般,他們兩個的距離被拉的進了一些,白髮客人看準了這是深夜時間的便利超商,知道並不會有什麼人在,有時候會賴在櫃台上找新戶聊天。

 

而且連跟和新戶一起工作的藍髮同事變得有些熟識了,那孩子每次都溫柔的笑著歡迎她的到來,白髮客人好像也挺喜歡她的,有時候會故意欺負那孩子讓她為難。

 

就算沒有特別打聽,也從和客人的對話中聽出她很多的個人資料,像是名字叫薙切愛麗絲,是個混血兒什麼的,還有許多零零種種在她周圍發生的瑣事,最常說到的好像是她的表姊吧,經常聽到愛麗絲單方面的抱怨她的表姊。

 

“所以說…愛麗絲小姐,您這樣會打擾到其他客人的。”

 

“新戶醬你說什麼客人阿,明明除了你們兩個以外就沒其他人了?”

 

微微的歪頭表示不解,新戶一開始是有些顧忌和這位客人的說話方式,逐漸的熟識之後,新戶時不時會這樣無奈地提醒眼前的客人,但愛麗絲好像也沒有很在意新戶的說話方式,有時候臉會鼓起來的反駁她,有時候則是笑嘻嘻。

 

而到了今天呢,愛麗絲自信滿滿地將一箱東西放到了櫃檯前,新戶大概知道接下來所要做的事情,但是總覺得愛麗絲的笑容下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新戶醬~幫我記這個宅配的時候,能不能把郵戳改到前一天阿?因為最近有些忙所以有些遲了,但是對方說看到郵戳的日期是前一天的就沒問題了。”

 

“…這位客人…”

 

不知從何吐槽起眼前的白髮客人好,像是既然您這麼忙的話,為什麼幾乎每天深夜都要來到這個便利超商聊天之類的。再來就是…

 

“拜託啦,幫我把這個宅配改到前一天的日期嗎~”

 

愛麗絲雙手合十,聲音跟平時談話起來更接近於撒嬌的聲音,而且還有不明所以的身體扭動。

 

“我們超商有超商的規定,我實在不能幫您這麼做。況且也要怪您拖到現在才要讓我們宅配的錯吧?”

 

看著愛麗絲的樣子新戶的表情反而更冷淡了些,有種我到底看了什麼東西,現在很希望愛麗絲別再用撒嬌的聲音和那扭動的樣子對著她了,老實說,看著覺得有點噁心。

 

“欸,你這樣對客人的態度真的行麼?我可是客人喔?”

 

不出意料的臉鼓了起來,這是在愛麗絲生氣的時候經常表現出來的模樣,新戶聽到愛麗絲的話反而更嘆了口氣。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假如每個顧客都這麼做的話,那就沒有秩序可言了。況且您…真的需要的話,我想您去其他店家,說不定會有肯幫您的店員在。”

 

“姆─真是固執的人呢!不管,我就要你幫我宅配,遲了一天就算了。”

 

─不,您才固執吧?而且聽您這樣說不是很緊急的東西麼?

 

不敢開口直接對著眼前的客人說,看著箱子,又再次看向手抱在胸前生氣撇頭的白髮客人,雖然是有些好奇裡面的東西,但畢竟是顧客的東西,新戶只能壓下疑惑,確認完上面的資料是否有填寫。

 

“哈…那我收下您的東西了。”

 

“哼哼~吶吶,難道沒有想問的麼?”

 

看到新戶還是把東西收下,愛麗絲馬上換了態度,湊向前去詢問緋沙子,像是看透了新戶內心的好奇心。

 

“…那就…這東西遲了真的沒問題麼?”

 

“一點問題也沒有喔w因為我只是想看你困擾的樣子w因為很可愛嗎~”

 

“...哈?”

 

又是捉摸不透的笑容,看著愛麗絲的臉,緋沙子也不知道自己該表現出怎麼樣的表情比較適合,內心五味雜陳,完全不明白愛麗絲的心思。

 

“……”

 

“東西就拜託你了喔~新戶醬~”

 

來的快,去得也快。有些呆然地看著已經關閉的自動門,好像發覺到自己好像沒有想像中的了解薙切愛麗絲這個人。

 

─不…我要了解她幹嘛阿…只是…恩…有點在意而已…

 

 

***

 

 

“怎麼辦呢~要怎麼跟主辦方說我的作品會遲一些到阿…姆─都是新戶醬太小氣了啦!…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本來苦惱的樣子在不長的思考之後,聳了聳肩,開始哼起了不成曲調的歌曲,回想到那個紫髮的店員為難的模樣,嘴角更加上揚了些。

 

“明天再去找新戶醬玩吧~”

 

 

***

 

 

“新戶桑,這些宅配的東西我也來幫忙吧?”

 

“阿阿。不了,我來就好。田所桑還是先繼續處理幸平創真那傢伙所留下的問題吧?”

 

對著關心她的藍髮同事說了一聲之後,目光再次放到了眼前某位客人給她要宅配的東西,手中拿著郵戳的印章,默默地改到了前一天的日期。

 

“真是的…果然還是搞不懂愛麗絲小姐。而且東西遲了對對方太失禮了!如果是很重要的物品怎麼辦阿。”

 

將印章按了上去之後,新戶將箱子擺到了要宅配物品的地方。雙手插著腰無奈地看著箱子。

 

“下次,我可不會再幫忙了喔。”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