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刃刃

【緋愛】撒嬌

為了治療春捲桑的懶癌。

本來只是想寫一個短短對話段子而已,一人樂用。

寫著寫著就變成第一人稱的極短篇。湊合著當更新吧w



我和秘書子在交往,但是有時候她會很忙,沒錯,都是在忙繪里奈的事情,每次看到那樣很憧憬繪里奈的表情就覺得好像輸了一樣!
明明我也是很努力的獲得了很多的專利,利用分子學料理做出了許多美味的料理了…也在…一步步追上繪里奈了!但是…秘書子重來沒那樣看過我……
總覺得…覺得…什麼都是繪里奈的一樣,我才是秘書子交往的對象才是…!

不過…為什麼秘書子會答應我的交往呢……

秘書子交往前和交往後對我的態度都差不多,但是,最明顯的差別果然還是現在一些無理的要求,偶爾看似無奈還是答應了…
像是……
現在什麼的……

我躺在床上,和平常不一樣的差別是,我的臉是貼合著秘書子的大腿,一直以為秘書子的肌肉會因為平時的訓練而都是肌肉的,沒想到卻…非常的柔軟和……安心…。

我看不見秘書子的表情,說不定打從心理討厭我呢,答應我,也是因為我是薙切家的一員吧?本能無法違抗的才答應了而已。

我知道的喔,新戶緋沙子喜歡的一直是薙切繪里奈的,才不是薙切愛麗絲。
薙切愛麗絲一直是不被人關注的存在,在太陽下的是繪里奈,只有繪里奈一個人而已。

我得到的也只是…搶走繪里奈身邊最為親密的秘書子而已,好想要更加的親密啊…

微微的蹭著秘書子的腿,好溫暖。
真的好溫暖啊…

自己的手能不能握住這樣的溫暖,不知道,而且好可怕。隨時都會溜走一樣。
看著自己手掌,手指曲起,又伸直。

像個傻瓜一樣,閉上眼睛,不想再去回想起獨自一人的時候。
一個人在北歐的街頭,上頭在飄著雪花,一步步的邁步向前,當時的自己已經在那時候決定了,要超越繪里奈,要靠著最新,最先進的科技,超越在太陽下的繪里奈。

溫度。
突然的手中的溫度讓我睜開眼睛,稍微有些不敢置信,手突然被填滿了,我眨著眼睛,有點不太明白怎麼了。

“…只是…稍微覺得您今天有些反常而已。手…如果您討厭的話…”

下意識的握緊了那隻手,至少現在不想讓她溜走,讓這溫度。

“是秘書子更加反常吧,…還以為秘書子的大腿會全是肌肉呢!”

“……的確,我想如果是愛麗絲小姐的腿會好躺的許多吧。”

“秘書子想躺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哦~”

“請容我拒絕。”

在話題斷了後,頭髮被摸了。
稍微有些…讓人害羞啊…

“下次…您還覺得寂寞,想撒嬌的話,您就來找我吧。”

“我才沒有寂寞呢,是覺得秘書子現在應該寂寞了我才過來的。”

“…是是。”
“只是稍微,少了您的笑容…總有些不太自在,請您盡快打起精神吧。”

“真是拿秘書子沒辦法呢~真是愛撒嬌的孩子”

嘴角,好像壓不下來了。


评论(5)

热度(9)